四爷宠妃 已完结

四爷宠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雪中回眸 主角:叶早早四贝勒

(爆款)叶早早四贝勒大结局小说全章节阅读

《四爷宠妃》小说介绍

《四爷宠妃》叶早早四贝勒在线阅读,主要人物有叶早早四贝勒,是目前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精彩好文不容错过。小说故事梗概:    ‘悲惨’的事实告诉我们,穿越是个技术活。而显然叶枣技术一般。被自家便宜舅舅骗进人家府里做小妾也就算了,为毛是四爷府上?还是个侍妾,这怎么混?起点太低,出身太差,筹码太少!大BOSS血太厚,小BOSS个个要命!左思右想,装贤惠会死,因为前有乌拉那拉氏。装泼辣会死,因为后有李侧福晋。生儿子不能养,不生儿子没依靠,这日子怎么过都是个愁!好不容易从府里混进宫里,上头还有一位太后娘娘嫌弃她长得不庄重!还好四爷不嫌弃,并且暗戳戳的就是喜欢她长得不庄重!叶枣的目标是好好过日子,锦衣玉食高高在上。四爷的目标是:叫她生儿子,叫她生好几个儿子!叫她继续生儿子!...

《四爷宠妃》小说试读

一早起,四爷就带着福晋和侧福晋进宫去了。

二阿哥弘昐,大格格一并带着。

府里头,自然留下了一群格格和侍妾。

叶枣起来之后,也不着急,反正晚宴是摆在了花园旁边的百花阁里头了。早膳午膳还是自己吃。

早膳叶枣起来的不算早,就没吃多少。

上午没什么事,自己带着布料去找了后院针线房。

“劳烦姑姑替我量个身子吧?我那里,两个小的会做,但是也做不过来了,想在这里做几身,您看?”说着,就将一个荷包塞过去了。

那被她叫姑姑的,叫花盏,在针线房做了十来年了。

这会子见叶枣这么客气,就笑着道:“姑娘要做,尽管的来,这银子就不必啦,这不都是规矩么。”

叶枣却还是塞过去了:“这是头回见,我的见面礼。少不得以后麻烦您呢。”

花盏见她这样,便收了银子:“先给姑娘量身子,这些布料是想怎么做?”心说,倒是都不错呢。

不愧是如今主子爷宠着的,新进府的武格格,听说长得不怎么样。主子爷都不爱去。

想来,来年新人进府之前,只怕这叶姑娘还是要得宠些时候的。

瞧她自己也会办事,这不,如今也不仗着得宠就不懂是起来,到时候,新人进府了,说不定还能得宠些时候也未可知。

量身子之后,叶枣回了自己的阁子,就见阿圆和阿玲正在送一个眼生的太监出来。

见了叶枣,那太监笑了笑:“姑娘回来了?”

叶枣笑着福身:“是啊。”

那太监就走了,也没多话。

等他走后,叶枣道:“这是谁?”

“后头管杂物的,给咱们送来些零碎,奴才看着,有针线工具,有蜡烛,有香料,还有两套茶杯,其他一些零碎的玩意儿。正好补上了之前缺了的。”

“那可好,一会阿圆去拿一些银子,去膳房找小顺子,午膳咱们吃的丰盛些。玩上就要去百花阁,我估计也吃不好的。”叶枣道。

颁金节,是满人的大节日。

每年的十月十三这一天,成年的皇子们都要进宫去过节。

不过府里还是要准备的,一来是留下的这些人也是主子,虽然不尊贵而已。

二来么,四爷他们也就进宫一天而已,明日还是要庆贺的。

虽然说,颁金节就一天,但是后来几天,也不上朝,大家还是要好好过的。

所以,叶枣的人去了之后,不必太过费力,膳房就很是给了一桌好的。

毕竟她如今得宠骂,又有银子开路,所以,膳房绝不会难为她。

午膳时候,叶枣直接将两个丫头,并宋大娘一起叫来用膳,一桌子荤素都有,还有一条烤羊腿,足够吃了。

显然,不管是阿圆和阿玲,还是宋大娘,都是没有这样享受过的。

她们也吃的很开心。

与此同时,李侧福晋那边的赵富贵正在前院里,和前院的二把手苏万福两人吃饭呢。

“我说……你有事就说事,怎么还犹豫了?”苏万福笑着喝了一杯酒,心说这酒最多三杯,等晚上主子们回来,就都散了。

“我是有点事……只是……不大好办啊。”赵富贵为难道。

“屁!你来找我,就是有数了,说吧,你们主子什么意思啊?”李侧福晋那里的事,是可以通融的嘛。

毕竟,人家生了二阿哥,大格格,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要是个阿哥,那就更金贵了。

“玉宁那丫头……我们主子的意思是……不如成全了她?”说话间就把一个荷包塞过去了。

荷包很轻,里头是银票。

苏万福揣起来笑:“你们主子……挺记仇的呀……”

“嘿嘿,如今,这不是机会好么,只要你愿意,大把人都愿意抬举她不是?”别以为伺候了主子爷就是好事。

从前院的用的大丫头成了侍妾……那是玉宁自己没想明白而已。

“也是……玉宁这丫头,也想了有几年了,要是不成全,也是不合适,你都这么说了,不如就成全了吧。”前能通神。苏万福不算什么执着的人,有钱,不伤害主子的利益,那就办了吧。

“今儿就是机会,但愿那玉宁,能把握住,要是把握住了,明儿,可就是爷的女人了不是……哈哈哈。”苏万福小声笑。

前院里,自然是苏培盛的天下,可是他苏万福,于那几个玉字头的丫头,竟不相上下。

尤其是玉宁。

其实一直以来,他也不服,暗地里较劲也不少。

不过……想来,如今这样,才是最好的法子不是……

俗话说得好,求仁得仁么,这样一来,最起码玉宁如愿了。

两个大太监,很容易就定了这件事。

赵富贵走的时候,就迎面遇见了玉宁和玉静。

他笑呵呵的:“给两位姑娘请安。”

玉静就笑着福身,也道了一声公公好。

但是玉宁却只是笑:“又和万福喝酒了?”

这种熟稔的口气,叫赵富贵笑的愈发真诚了:“哪敢喝酒,就是闻闻酒味,过过干瘾。这太监呀,就只能过干瘾了。”

这话说的有些轻浮,叫玉宁和玉静都不好意思了。

等他走后,玉宁就呸了一口:“腌臜东西。”

玉静道:“你就别这么着了,最紧还不够?”

“我怎么了?你就小气。”玉宁哼了一声,径自越过了玉宁,进了主子爷的屋子收拾去了。

玉静也不高兴了,哼了一声:“再得意,你也是奴才!有什么值得你得意?”

晚间,叶枣带着阿圆来的百花阁的时候,大家都没到。

她第一个。

“我倒是来早了。”后院一个嬷嬷笑着道:“早晚都得来,早些也好。”

叶枣跟着笑了一声,就选了个位置自己坐下。

今儿怪冷的,她穿着淡紫色的棉袍子,八成新,外头是同色的斗篷,倒是簇新的。

头上只戴着简单的几样首饰,看着倒是精致,不过不算华丽贵重了。

那嬷嬷看了她几眼,心说这位倒是守着规矩呢。

不多时,就听着外头,武格格和尹格格来了。

这两位,如今住在一个院子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