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烛无新郎 连载中

洞房花烛无新郎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荒山尽头 主角:方朔天苏洺雪

洞房花烛无新郎小说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洞房花烛无新郎》小说介绍

洞房花烛无新郎》是最近热门的都市生活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方朔天苏洺雪,《洞房花烛无新郎》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方朔天苏洺雪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洞房花烛夜,传来家族破灭的消息,新婚妻子将他赶出家门。洞房花烛无新郎,他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殊不知,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身份——七星战尊!...

《洞房花烛无新郎》小说试读

孙薇立刻拱火道:“洺雪,这种只会伸手要钱的废物还留着干嘛。早点离婚早点解脱,难道你还想继续与沈公子保持地下情人的关系?早点转正不好吗?”

苏洺雪气愤道:“大哥,大嫂,这是我和方朔天之间的事,你们没有权力管。给他钱,是我乐意。”

孙薇冷笑一声:“呦呦呦,如果不是爷爷的遗嘱有规定,恐怕全天下第一个想和方朔天撇清关系的,就是你苏洺雪吧。”

原来,苏家老太爷离世前立下了遗嘱,其中有一项要求,那就是苏洺雪不得与方朔天离婚,否则她将分不到一点儿遗产。

苏洺雪这才忍受了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一年之久。

眼看距离遗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生效执行了,她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与方朔天离婚。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借给方朔天钱的原因。

只需要用小笔钱来维持住这段婚姻,便能换得大笔的遗产,何乐而不为呢?

苏广明夫妻两人倒是巴不得两人快点结束婚姻,好获得更多的遗产。

几人的对话引来了围观,聚会一时间变得骚乱起来。

老太君李惠兰安顿好那几个外地的富商,紧忙赶了过来。

“你们在胡闹什么呢?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吗?”

李惠兰一声呵斥,兄妹二人立刻鞠躬道歉。

李惠兰随即看向方朔天,叹气道:“你这个废婿跑来作甚,是想让我苏家在临江城颜面扫地吗?”

方朔天赶忙道歉:“老太君,是我不对!只是……”

拿不到钱,就无法解决危机,方朔天并不打算离开。

苏洺雪气愤道:“钱等会转给你,你快滚!”

“好!”

方朔天立刻转身准备离开。

没想到,刚才的骚乱将在场的社会名流都引了过来。

而沈风与他父亲沈重山也在其中。

沈风拦住了想要离开的方朔天。

沈重山对着李惠兰笑道:“李老太君,你们苏家是在唱哪出啊?”

李惠兰苦笑道:“沈老板,让你们看笑话了,不知怎地,我苏家的废婿闯了进来,我这就赶他走。”

在临江城,沈家的势力要比苏家强上不少,所以即便李惠兰按辈分来说,是沈重山的长辈,但她也得对沈重山有所敬意。

沈重山冷笑一声:“老太君你也知道他是闯进来的啊?那你可知道他刚才干了什么好事?”

李惠兰不解:“沈老板,这废婿做了什么?”

沈重山扭头道:“风儿,你来给老太君说道说道。”

沈风走上前,做了个揖,毕恭毕敬道:

“老太君,方才我进门之时,看见方少爷在和保安起了争执,便上去劝解。没想到,方少爷却对我恶语相向,说什么‘我堂堂苏家贵婿,无人敢拦’。“

“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让方少爷出示邀请函,可方少爷拿不出邀请函,一时恼羞成怒,朝我挥了一拳,随后便闯了进来。”

这段子虚乌有的描述让方朔天气愤不已,“沈风,你在说什么呢?我何时做过这样的事。”

李惠兰顿时怒火中烧,喘着粗气,大吼道:“你这废婿,反了你了。”

说着,对着方朔天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巴掌倒是不痛,但方朔天的内心却十分难受。

这种被人污蔑的感觉可不好受。

苏洺雪知道以方朔天那胆小怕死的性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明显就是沈风在找方朔天的难堪。

但她不可能会为方朔天说一句话,只是叹了口气,悄悄退到了一边。

闹剧越闹越大,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苏广明与妻子窃窃私语:“媳妇,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了。这下,老太君多半也会让方朔天和洺雪离婚了。”

孙薇笑道:“沈公子这个情种帮了我们不少忙啊。”

夫妻二人相视,发出了阵阵冷笑。

沈重山搀扶住李惠兰,说道:“老太君,你年岁已高,不宜动怒。只不过我还是需要为我这个傻儿子讨回公道,你看怎么处理吧。”

先前李惠兰还在外地富商面前说自家孙女没有婚配,现在方朔天不请自来,还引发了骚乱,使得她的谎言不攻自破。

一瞬间气血攻心,李惠兰连连喘气,现在她只能拿方朔天出气了,便指着方朔天怒吼道:“废婿,跪下!给沈公子道歉。”

方朔天一脸无可奈何,“老太君,我并未打过沈公子,是他……”

“什么?难道你想说,是沈公子污蔑你这个废婿?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丹了。跪下!”

李惠兰震怒。

方朔天虽然满心怨恨,但毕竟自己是寄人篱下的上门女婿,此刻也只得听从李惠兰的安排,不甘地双膝跪地。

李惠兰接着对沈重山说道:“沈老板,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沈重山微微一笑,扭头道:“风儿,这是你和他之间的恩怨,你来处理吧。”

“是,父亲!”

沈风拱手道,随即走到跪地的方朔天面前,弯腰低声道:“方朔天,你知道你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是什么吗?”

“那就是你从我手上抢走了洺雪丈夫的名分!我很不甘心,你这个上学时期就被我欺负的废物,竟然与方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过老天有眼,在关键时候让方家破灭了,不然洺雪宝贵的第一次还真就落到你小子手上了。”

“恐怕到今天你连洺雪的手都没碰过吧,而我,可是和她夜夜笙歌呢!”

说罢,沈风发出了嘲弄的笑声。

方朔天气得咬牙切齿:“沈风!你!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