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婿徐南 连载中

医武狂婿徐南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帝九 主角:徐南徐北

(无弹窗)医武狂婿徐南小说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介绍

主角徐南徐北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都市生活小说,名字叫做《医武狂婿徐南》,是作者帝九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的一部作品,小说主要内容是:六年前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徐家大少,以强者之姿归来。护得了天下家国,也守得住至亲挚爱。仇怨与恩德,都必须要报!...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试读

曲海只是柳三重身边的一条狗,或许是狗当得久了,也就拥有了狗的敏锐嗅觉。

当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军装,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面带杀意而来的时候,他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色厉内荏的吼道:“你想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

“不需要知道。”

红妆一步步逼近曲海。

曲海有种直面凶狠母兽的感觉,朝着手下吼道:“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动手啊!”

四个身材魁梧的手下连忙跑来,大手朝红妆抓去。

红妆脚步不停,眼角余光扫过,在这只手抓向自己的时候,瞬间抬起白皙青葱一般的玉手,骨节弯曲成爪,扣住对方手腕,随手一拧。

咔嚓!

“啊!”

骨裂声响起,一声凄厉的哀嚎。

简单一抓之下,这人的手已经废了。

稍落后半步的其他三人,目光变得凶残。

他们都是在道上混迹多年的人,街头斗殴的经验很是丰富,知晓这女人难缠,但更激发他们的凶性。

谁够狠,谁就能赢。

可这一次,他们失算了。

几乎看不清红妆出手的速度,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剧烈的疼痛,从手臂神经传到大脑。

不由自主的,就发出一阵阵惨叫。

红妆听着回荡在包厢里的惨叫声,觉得太吵,修长的腿横扫。

砰砰砰!

四个捂着手臂惨叫的手下全都倒地昏迷。

曲海面色苍白得没有血色,下意识要起身跑,却被红妆轻易抓住了本就不多的头发,往后一带。

砰的一声闷响,曲海后脑勺撞在墙上,痛得他龇牙。

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只觉得手中滑腻腻的,放在眼前借着包厢里的昏暗灯光看去,浑身哆嗦。

那是血!

他的血!

而此时,红妆已经拎了一个还没开盖的酒瓶,居高临下冷漠的注视着他,似乎在看往哪里砸能一击致命。

“你……你敢动我?”

曲海控制不出的颤抖,却依旧想要威胁:“我是柳先生的人!你敢动我,柳先生饶不了你!重城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不管你是谁,都要死!”

“是吗?”

红妆眼中杀意越发的浓了。

一个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竟然有这样的权势地位?

太可笑!

敢威胁她的人,这世界上找不出几个。

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人中,绝对没有柳三重。

握着酒瓶的右手高高抬起。

她本可以直接捏碎曲海的喉咙,但觉得脏手,还是酒瓶好用。

“不……不……”

曲海怕了,彻底怕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真的想杀了他!

“住手!”

惊呼声从身后传来。

不是徐南的声音,但红妆还是顿住了,回头看去。

确实不是徐南喊的住手,而是徐耀中。

红妆历来只听从徐南的命令,但徐耀中,是徐南的父亲。

徐耀中之前被惊呆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绕开徐南,踉跄着跑到曲海身边,急促道:“曲总,曲总您没事吧?”

见徐耀中这般模样,曲海恐惧的心突然安定了不少,指着红妆,道:“你让她离我远点!快!离我远点!”

徐耀中吞了口唾沫。

对于这个年轻漂亮,但手段狠辣的女人,他也心里发毛。

下意识看向徐南,徐耀中道:“姑娘,有话好说,你别冲动……”

红妆看徐南,徐南点了点头。

于是,红妆扔掉了手中的酒瓶,往后退去,守在包厢门边,一动不动,整个人似融入了灯光照耀不到的阴影里。

“他把你当狗一样对待,你还要贴上去救他?”

徐南目光深邃如海,看不出任何情绪。

“混账!”

狗这个字眼,触动了徐耀中的情绪,一种极致的羞耻在心中蔓延。

他狠狠咬牙,走到徐南身前,抬手就要一巴掌扇下去。

阴影里,红妆握住了拳,她不知道该不该阻止。

徐南的眼睛一直看着愤怒的徐耀中,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徐耀中的手,终归没有扇下来。

阵阵无力感在身上蔓延,他双腿发软,往后踉跄两步,跌坐在沙发上。

曲海眼中满是慌乱,暗地里偷偷拿着手机,发了个‘99’出去。

“你回来干什么?”

沉默良久,徐耀中再度怒吼:“谁让你回来的?”

昏暗灯光下,徐耀中拿着纸巾擦拭脸上已经半干的血渍,心里满是痛苦。

女儿出事了,儿子回来了,可他不该回来!

“如果不是因为小北,我不会回来。”

从徐耀中的两鬓,徐南看到了一丝丝白发。

这个让他一直怨恨在心的,不负责任的父亲,老了很多。

“你怎么知道的?”

徐耀中闻言大惊,立刻起身:“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重城!”

“我滚?”

徐南冷笑:“眼睁睁看着小北死吗?”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徐耀中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眼眶,指着曲海,道:“给曲总道歉!快道歉!”

曲海连忙摆手:“别别别,都是误会,误会,没事。”

嘴上这么说,心底里阵阵发狠:“等老子的人到了,就不是误会了!”

徐南不言不语,就这么盯着徐耀中看,眼中满是失望。

都说父亲是孩子的大山,是孩子的英雄。

可这个父亲,从来没有让他感受到过父爱,从来没有让他生出哪怕一丁点的崇拜。

徐耀中见徐南这样子就知道他不可能道歉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哪怕是消失了六年,本性并不会更改。

从小就倔,现在更倔。

“曲总,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管教儿子,让您受惊了。”

说着,徐耀中从桌上再度拿起那张银行卡,双手递了过去:“曲总,求求您了,别跟我们家计较,我给您跪下……”

徐耀中还是没跪得下去。

他被徐南拉住了。

徐南眼中的失望越发浓郁,像是一把把尖刀,把徐耀中的心脏刺得鲜血淋漓。

“你给我滚!”

这句话,徐耀中咆哮大吼,声音都几近嘶哑。

得罪了曲海,想救女儿已经没有希望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儿子。

柳三重在重城只手摭天,只要儿子离开了重城,就有生还的机会。

只要儿子能逃走,就算是为老徐家留了根,留了传承。

而他自己,根本没想过活着。

他要舍了这条命,去尽最后的努力,救女儿!

最多也就是跟女儿一起死罢了,儿子还活着就好。

“好。”

徐南忽的笑了,耸耸肩,转身就走:“我听你的,谁让我是狗儿子呢。”

徐耀中浑身一颤,心头滴血。

本就不挺拔的脊梁,越发的弯了一些。

砰!

突然,包厢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然后,十几个身上有纹身的男人气势汹汹而入。

一直唯唯诺诺缩在墙角的曲海眼睛一亮,立刻站了起来,狞笑道:“走?老子没说让走,谁都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