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婿徐南 连载中

医武狂婿徐南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帝九 主角:徐南徐北

徐南徐北的主角名小说叫什么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介绍

小说《医武狂婿徐南》,原创作者帝九当红作品,作者以精湛的笔力,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故事,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六年前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徐家大少,以强者之姿归来。护得了天下家国,也守得住至亲挚爱。仇怨与恩德,都必须要报!...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试读

徐家祖宅,灯火通明。

五进的宅子,古代的建筑风格,坐落在重城郊区寸土寸金的春山别墅区后方。

曾经悬挂在大门上的徐府二字,现在被替换成周府。

那块镶金边的牌匾,在徐耀中眼中是那么刺眼。

“徐耀中,你来做什么?”

保镖拦住了徐耀中的去路。

“我……我找周玉琼。”

徐耀中咬牙开口:“能不能通报一下?”

自己的家却无权进入,还需要别人同意才行,他内心的悲愤无法用语言形容。

“等着。”

保镖离去后,徐耀中紧紧握着拳头,掌心里满是汗水。

他既悲愤又担忧。

周玉琼不愿意见他怎么办?

如果可以,徐耀中一辈子都不想再见这个女人。

偌大的徐家,就是被她不知不觉的掏空。

所有属于徐家的产业,都被她转移到了自己的名下。

等徐耀中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扫地出门。

那一天,对徐耀中的打击,不比原配妻子车祸去世的时候轻松。

他恨自己有眼无珠,恨自己引狼入室,恨自己毁了徐家的家业,恨不得从长江大桥上跳下去,一了百了。

要不是还有个女儿,或许徐耀中真的会走得很干脆。

这一刻,往事如电影,一幕幕在徐耀中眼前浮现,他沉浸在悲痛之中,眼神恍惚。

“喂!”

徐耀中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把,身形踉跄退后两步,稳住身形后才看到眼前站着之前拦下他的保镖,一脸的不耐烦:“愣什么愣?还想不想见周总了?跟我来。”

“是是,谢谢……谢谢……”

徐耀中唯唯诺诺的跟在保镖身后,穿过庭院,进了宅子。

客厅里,灯光柔和,柔软的红木沙发上,慵懒的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穿着纱织睡裙的女人。

她长得很漂亮,保养得也很好,三十多岁的成熟韵味在曼妙的身躯上完美呈现,这般斜躺,让人心痒难耐。

这个女人,就是周玉琼。

徐耀中曾经的二婚妻子。

“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见我。”

周玉琼看着徐耀中狼狈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我……”

周玉琼抬起涂满红指甲油的手,请捂红唇打了个哈欠,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来的,想让我救你女儿?”

徐耀中深吸一口气,道:“玉琼。”

“闭嘴!”

周玉琼突然厉喝:“你有什么资格这么称呼我?叫我周总!”

徐耀中浑身都在轻颤。

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对他笑得那么温柔,娇滴滴的喊他中哥,自称琼妹,那么认真的说要跟他一辈子,天长地久,好好照顾他,照顾他的儿女。

“周总。”

徐耀中死死咬牙,道:“我儿子回来了。”

周玉琼挑眉:“哦?徐南回来了?那又怎样?能把我赶出去?”

“不是……我……他得罪了柳三重,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和女儿,能不能……”

“徐耀中,你是不是傻?”

周玉琼再度打断徐耀中的话语,咯咯的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天真啊?我凭什么要帮你?凭什么救你的儿子和女儿?”

“我们……”

徐耀中痛苦道:“我们好歹曾经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以你周家人的身份,只要你愿意出面,柳三重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

“哈哈哈……”

周玉琼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坐起身来,周玉琼戏谑的道:“你说得没错,我只要愿意开口,柳三重肯定会给我这个面子,可我会为你出头吗?你在想什么?还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想笑死我啊?”

徐耀中浑身无力,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

是啊,这个女人怎么可能帮自己?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跑来自取其辱!

“不过……”

周玉琼又开口了:“你跪下来求我,我考虑考虑。”

扑通!

徐耀中连想都没想,直接就跪了下来。

他什么都没了,只有一对儿女,女儿重伤垂死,儿子又得罪了柳三重,没人相救,必死无疑!

什么尊严,什么羞耻心,统统都可以抛弃!

周玉琼见徐耀中跪得这么直接,眼中的不屑更浓了,还夹杂着一抹厌恶。

她伸出手指勾了勾:“爬过来。”

徐耀中乖乖的俯身,一步步爬过去。

周玉琼伸出一只脚,在徐耀中脸上轻轻拍了拍,似笑非笑道:“徐耀中,你现在好像一条狗啊。”

“我……我是狗,周总,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和女儿……”

周玉琼一脚踹在徐耀中脸上,收回脚,站起身,高高在上的俯视徐耀中,道:“别妄想了,本来还想逗逗你,可你这样子,让我觉得很没意思,哦,对了,我倒是可以跟你说个秘密。”

徐耀中低着头,浑身颤抖着,整个人已经绝望到极致。

只听周玉琼说道:“当年紫彤的死,其实跟你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她口中的紫彤,正是徐耀中的原配妻子,徐南徐北的生母。

“所有人,连同你自己,都以为是你醉驾,导致出了车祸,让紫彤丧命,其实不是哦,是我。”

周玉琼指着自己:“那辆货车是我安排的。”

“什么?”

徐耀中猛的抬头,目眦欲裂。

周玉琼笑眯眯的道:“紫彤不死,我怎么嫁给你?我不嫁给你,怎么谋夺你徐家的家产?对吧?”

“你!”

徐耀中因为太过激动,剧烈咳嗽起来。

在他眼中,周玉琼那张笑起来很好看的脸,丑陋得跟魔鬼一样,令人头皮发麻。

“这个秘密我埋在心里太久了,好想找人诉说啊,想来想去,还是说给你听最合适。”

周玉琼自顾道:“六年前徐南的事情,也是我,我给徐南和秦家千金下了药,也是我让人报的警,本来还有后手,没想到徐南逃了,不过逃了也好,逃犯身份,够他背一辈子。”

“这样一来,徐家唯一的继承人也就没了,我嫁给你,我的儿子就是徐家的继承人。你挺喜欢我儿子的,对吧?”

“魔鬼!周玉琼你这个魔鬼!**!我杀了你!”

徐耀中五官都扭曲,猛的朝周玉琼冲去。

但有人比他速度更快,一个保镖快速冲来,一脚踢在徐耀中胸膛上,将他踹翻在地。

剧痛来袭,让徐耀中呼吸都差点停滞。

“徐北为什么会出事?还是我。”

周玉琼淡然自若,又指着自己:“怪就怪她一直偷偷调查紫彤的死因,小丫头片子居然还真查出了蛛丝马迹,这可让我难办了,只能想办法借柳萱的手收拾她。你说,我怎么可能帮你救徐北?”

“还有啊,柳萱跟我儿子恩爱得不得了,未来是要嫁给我儿子的,柳三重就是我亲家,你那废物儿子居然敢回来,还敢得罪柳三重,简直是自寻死路,我巴不得他死,还救他?徐耀中,你真是天真得可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