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婿徐南 连载中

医武狂婿徐南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帝九 主角:徐南徐北

【抖音】《医武狂婿徐南》徐南徐北免费试读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介绍

最热爽文分享!徐南徐北小说名为《医武狂婿徐南》,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六年前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的徐家大少,以强者之姿归来。护得了天下家国,也守得住至亲挚爱。仇怨与恩德,都必须要报!...

《医武狂婿徐南》小说试读

“有!”

柳三重咬牙低吼:“我三重门实际上背靠天刺联盟!我是天刺联盟九阳长老的人!你是南疆主帅,应该知道天刺联盟的可怕,如果你杀了我,天刺联盟一定会无穷尽的刺杀你,不死不休!”

徐南又点头,道:“九阳,滚出来。”

柳三重脚下一软,差点踉跄倒地。

滚出来?

又是滚!

难道九阳长老也来了?

抬头看去,柳三重脸色一变再变。

是的,天刺联盟,九阳长老,来了。

他戴着白色面具,身穿一身黑色长衫,胸口处有一把血色匕首倒竖,旁边还有几滴鲜血印记。

这是天刺联盟的标志。

所谓天刺联盟,是最大的杀手势力,国际杀手榜上很多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都是天刺联盟的人。

而其中,有九大长老,九阳长老就是其中之一,实力极为可怕!

柳三重虽然没看到九阳长老的脸,但从衣服上的印记,已经可以确定,这就是天刺联盟九阳长老!

一个躲藏在黑暗里的可怕杀手。

可现在,这个杀手,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拜见南帅。”

九阳长老恭敬行礼。

柳三重头皮发麻。

徐南问:“你要保他?”

九阳长老侧头,看柳三重。

那双深邃的眼中,杀意不断跳动,令柳三重觉得跟针扎一样。

极致的危机感,在内心蔓延。

“南疆战场上,是南帅救了我的命,此人胆敢与南帅为敌,九阳万死难安!”

说着,他突然抬手。

噗嗤……

鲜血溅出。

他以一把匕首,洞穿了自己的大腿。

而后,抽出。

再扎下!

抽出,再扎下!

三刀六洞!

柳三重哆嗦得跟触电似的。

打死他都不敢相信,天不怕地不怕的九阳长老,会在徐南面前如此卑微!

眼看他还要继续自残,徐南皱眉:“够了,一边呆着去。”

“谢南帅。”

九阳一瘸一拐的去了旁边,但眼睛始终看着柳三重,似一条毒蛇,随时都会一口咬下!

敌国入侵,南疆将破时,天刺联盟派人参战,九阳长老是其中之一。

也正因为如此,龙国才会允许天刺联盟的存在。

徐南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人太多,从阎亡手里抢回来的人太多,九阳也只是其中之一。

可以说,但凡徐南开口,整个天刺联盟,都会为他赴汤蹈火。

徐南怒了努嘴:“天刺联盟保不住你,继续。”

“我……我……”

柳三重快崩溃了。

“我说,继续!”

柳三重吓得一哆嗦,差点没尿裤子,战战兢兢的道:“我……我跟西南首富云有容云家主是朋友……”

“放屁!”

猛的一声怒吼响彻。

柳三重呆愣看去,看到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气冲冲的从鸿通酒店冲出来,气得脸色涨红如血,手都在发抖:“柳三重你个**败类,我什么时候跟你是朋友?”

说着,他朝徐南恭敬道:“南帅,是您救了家父的命,我云家对您万分尊崇!您可千万别听这**胡说,他腆着脸求了我好几次,我才答应扔一点业务给他,但您放心,就在刚刚,三重门旗下所有产业,全都遭受打击,他已经一无所有!”

扑通。

柳三重无力跌坐在地。

偌大的产业,没了!

他柳三重,现在成了穷光蛋!

女儿没了!

家业没了!

什么都没了!

“不!我是西原战将于子雄的叔父,你不能杀我!”柳三重绝望哀求道。

徐南道:“于子雄么?带过来。”

然后,柳三重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被五花大绑的拖了过来。

“柳三重!我跟你不共戴天!”

西原战将于子雄,目眦欲裂的朝着柳三重嘶吼。

“杀。”

砰!

枪声响起,于子雄脑袋爆开了花。

柳三重精神恍惚的看着,呆呆愣愣。

“于子雄,西原战将,从军十二年,所犯罪行……”

红妆宣判于子雄三十六条罪名,每一条都足以让他死上十次不止!

这个人,死不足惜。

徐南问柳三重:“还有吗?”

柳三重嘴唇颤抖着,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

“看来你说不出来了,不如我来帮你说。”

徐南抬手挥了挥:“都出来吧。”

十几个人,从鸿通酒店走了出来。

每一个人,都唯唯诺诺,惊惶不安。

他们,全都是跟柳三重关系不错的人。

其中有一些,是合作伙伴,也有被柳三重蒙蔽和利用的人。

无一例外,地位都不低。

柳三重一一看去,彻底麻木。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看似蹦跶得厉害,实际上什么都不是!

而这些人,看柳三重的目光,都如同凶残野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徐南淡淡道:“你的靠山,还有么?”

“权老!没错!权老!”

柳三重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我是权老的人!你不能杀我!”

徐南眼底寒光一闪,拿出手机,低头看去,问道:“权老,他说他是你的人。”

“南帅,这是污蔑。”

有苍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我以名誉起誓,从来都没有跟这个柳三重有过任何瓜葛,还请南帅查一查,是什么人在污蔑我。”

徐南将手机屏幕对向柳三重。

柳三重看着屏幕中出现的老人,眼中茫然。

这是权老?

不!不对啊!这怎么会是权老呢?

这一瞬间,柳三重明白了。

自己一直以来被利用,自己背后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权老,那个人,到底是谁?

小丑!

真正的小丑!

连被谁利用都不知道,还妄想继续在重城一手遮天?还想把整个西南都盖住?

柳三重都快被自己蠢笑了。

“看来,权老也不是你的靠山,那么,你还有靠山么?”

“没了……全都没了……没了……”

柳三重像是被打击得痴傻了一般,却又爬起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南帅,饶了我……”

柳三重颤抖着,脸上带着哀求之色:“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的错!我不该跟您为敌!饶了我吧!”

“我杀了你的女儿。”

徐南指着不远处,躺在血泊里,烂肉一般的柳萱:“你是他的父亲,得为她报仇。”

“不……不不……南帅!柳萱是自作孽,我一点都不知情啊!如果我知道的话,不用您出手,也会打死她,她咎由自取!不关我的事!”

看着这般模样的柳三重,不少人浑身恶寒,眼中满是鄙夷之色,想要呕吐。

人,怎么可以恶心到这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