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妈咪从了吧 连载中

再婚妈咪从了吧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红柚 主角:贺繁星霍彦深

小说再婚妈咪从了吧 第18章 有小鲜肉陪同

《再婚妈咪从了吧》小说介绍

作者红柚全新打造的豪门总裁小说《再婚妈咪从了吧》,讲述的是男女主角贺繁星霍彦深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的文风和笔锋时刻在线,故事情节非常抓人眼球。贺繁星霍彦深精彩节选:一场阴谋,让所有人以为贺繁星创造了医学奇迹,生的一对龙凤胎,女儿是丈夫所生,儿子成为父不详的野种。而作为丈夫的霍彦深沦为全城笑柄。当一场婚姻只剩下质疑和污蔑,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离婚后,贺繁星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结果渣男前夫突然……...

《再婚妈咪从了吧》小说试读

居然是周野。

他不是正在参加一个音乐节目密闭训练吗?

“你怎么会在这?”她爬起来坐好,发现手腕上缠着绷带,另一只手插着输液针。

周野的表情不怎么好,“你发烧将近四十度,要不是我刚好去找你,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贺繁星讪讪的,她上次感冒就没好利索,最近事情多一直拖着没在意,谁知道就烧成这样了。

“那轩轩呢?”她左右张望,没见到轩轩身影。

周野摁住她,不让她乱动,“轩轩在隔壁病房,他也有点低烧。”

贺繁星皱眉,都是霍彦深害的!

不过现在好了,终于跟他离婚了。

转念又想到冉冉,心里终究难受。

“咳——”大抵病毒感染,又引起了咳嗽。

周野连忙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她喝了几口后,终于消停了点,“你还没说怎么突然回来了?”

周野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个梨,细细地削皮,“中途休息,看到网上那些爆料,就回来了。”

贺繁星顿觉尴尬。

周野今年20岁,是星光的艺人,名副其实的小鲜肉。

他是童星,从小就演戏,一直颇有名气,尤其是长大后,颜值惊人,成年后签在星光,是星光最有潜力的男演员之一。

问题是,他身为男演员,却不太爱演戏,反而喜欢唱歌,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跟她学音乐。

一来二往,两人的关系变得熟稔。

他要拜她为师,她不愿意,最后变成了他喊她姐,以示尊重。

自己的那些事,被熟人看到,心里总归不舒服。

“那些事,你相信吗?”

周野削好了梨,切成均匀的块放在盘子里端到贺繁星面前,“你说哪一件?代唱?还是孩子不同父?”

这不止尴尬,简直难堪了。

贺繁星神色寂寂,被人肆意污蔑,心里终归是痛的。

周野定睛看她,“每一件都是无稽之谈。”

贺繁星心里一动,感动的叉起梨子,一块一块放进嘴里,很脆很甜。

周野又说:“一代歌手需要代唱吗?捏造这种谣言的人其心可诛,更可恨的是那些无脑粉丝,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地骂你,真是气死我了。”

“还有……冉冉和轩轩,这种荒谬的事,居然被人拿出来污蔑你,还有人信,真是滑稽。”

总之,在周野眼里,贺繁星什么都是正确的,什么都是好的,不存在任何问题。

贺繁星听着听着,眼眶酸了起来。

霍彦深不信她,但周野信。

他还不如周野。

“姐,你先休息,把病养好,这些糟心事先不管。”周野见贺繁星脸色不好,连忙止住话,不再多言。

护士来换药水时,贺繁星看到瑞康特有的紫红色护士服,才知道她入住的是瑞康医院。

女护士看到周野,那表情,羞涩的脸都红了,她顿觉这是来对了,以她现在黑红的程度,要是被记者拍到跟周野在一起,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

挂了一天的水,又睡了一下午,烧退的差不多了,轩轩也恢复了精神。

晚饭时间,周野到饭店打包了饭菜回来,三人正准备开动,贺繁星的手机响了,她接通,另一头传来沈蔓的声音,“小星,晚上回家吃饭吧。”

她静了一会,“好。”

挂了电话后,她看向周野,“我要先回家一趟,你能帮我带一下轩轩么?”

周野很利落地点头,“你放心去,我会照顾好轩轩。”

她放心地离开。

她走出病房时,轩轩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周野纳闷,“小家伙,你怎么了?”

“哥哥,我担心妈妈会被狼外婆欺负。”轩轩一本正经的。

他感觉最近大家好像都变了,都来欺负他妈妈。

他好想保护妈妈,可又打不过那些坏人。

“不要叫我哥哥,叫叔叔。”周野不高兴地皱眉,接着又问:“你外婆对星姐不是一向很好的吗?”

轩轩摇头,开始说起最近发生的事,周野越听,好看的剑眉皱的越深。

贺繁星到家时,夏姨忙前忙后,已经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都是她平常爱吃的。

难得贺茹不在家,贺梵沈蔓对她嘘寒问暖,等到大家坐下,刚吃了没几口,贺梵放下筷子,看着贺繁星说:“既然和霍少离婚了,接下来不如出国散散心。”

贺繁星看一眼沈蔓,像以前一样朝她撒娇,“妈,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哪儿都不想去。”

沈蔓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僵硬,但很快反应过来,她歉意地看了看贺繁星,“因为你的那些事,贺氏的股价一跌再跌,已经蒸发了几十亿,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你暂时离开比较好。”

贺繁星满眼失望。

她原本是计划去米国接受治疗的,可是眼下她想调查孩子的事,并不想这么快离开S市。

但她父母态度坚决。

“我考虑一下。”

这话一出,贺梵不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已经害的贺氏凭白无故损失了一笔钱,叫你出去避避风头,还要考虑?你能不能懂点事?顾点大局?”

贺梵语气很高,气氛一下僵硬。

沈蔓连忙柔声细语地劝,“星星这孩子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是被我们娇惯着长大的,难免任性了些,亲生的女儿,发这么大火干什么?”

贺繁星盯着她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妈的智商直线下降,每次她和她爸有矛盾,看似劝解的话,最后起的却是火上浇油的效果。

“亲生的又有什么用?你看看她,什么缺德事做不出来,都是被你惯的。”贺梵扔了筷子,干脆起身回房了。

沈蔓叹着气,“听妈一句劝,去国外待一阵吧。”

话落,去追贺梵了。

贺繁星看着一桌子冒着热气的饭菜,都是夏姨辛苦做出来的,不能浪费。

于是埋头吃起来,可是,心里空落落的,越吃,越难受。

“哎,小姐,再吃就要把胃撑坏了。”夏姨夺过她的筷子,不让她再吃了。

她慢吞吞地转脸看着夏姨,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夏姨,他们……不爱我了。”

夏姨心一软,叹着气拍了拍她的肩,“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没有他们,你也能活得很好。”

两人正说着话,沈蔓从楼上匆匆下来,“小星,小茹在鼎皇喝醉了,你去接她回家。”

贺繁星正好也想快点离开,起身就走。

她打车到鼎皇俱乐部,找了一圈,最后在顶楼套房找到了贺茹,她居然正跟霍彦深躺在一张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