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意红楼 连载中

纵意红楼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猿程旭 主角:贾瑞王熙凤

纵意红楼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7章 俩混混不打不相识(一)

《纵意红楼》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纵意红楼》是猿程旭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贾瑞王熙凤,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无赖魂穿红楼废柴贾瑞。这个本被王熙凤设毒计害死的可怜虫,人生由此迎来第二春。王熙凤:“贾瑞这渣滓竟然没死?看我还有一毒计。”贾瑞:“还拿我当贾瑞是吧?”...

《纵意红楼》小说试读

“是是,瑞哥一向是个说话算话的。”

贾珍略放下点心来:

“外头都看着宁国府里风光,可这些年也愈发的艰难了,人情走动断不能少,每年祭祖也是不小的花费。

老爷如今在道观里整日炼丹修道,银子也花得如流水一般。

偏巧这些年也不知是怎么的,庄子上连年遭灾,收成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贾瑞一听贾珍哭穷,笑道:“珍大哥只管放心,我也不是那贪得无厌的。

这次也是被逼得没法,才不得已跟大哥张口要钱。

如今得了大哥这一千两银子的资助,倒是想着要做些生意起来,或是置办些产业铺面,日后也好有个进项。

等生意成了,自然不会忘了大哥的恩情。若是赔了去,也没脸再跟大哥张口了。”

“哦?原来瑞哥是要做生意,可见是长大了,懂得要讨生计了。若有用得上哥哥的地方只管开口便是。”贾珍一听贾瑞又答应以后不会再追着他要钱,长出了一口气。

贾瑞为了能暂时稳住贾珍,索性也将自己想调戏凤姐,结果却被设计坑害,被贾蓉贾蔷两个敲诈的事说了一回。

果然贾珍听了贾瑞把这种阴私事都说出来了态度大有转变,装作生气的样子:

“这两个小子,居然敢做出这等混账的事!等我回去再狠打他们几板子!”

贾瑞忙劝道:“算了,珍大哥消消气!我也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说得他自己都想笑。

贾珍忙也顺着台阶下了:“若不是你替他们说话,瞧我不打断了他们的狗腿!

我说瑞兄弟,不是当大哥的说你,你也忒胆子大了些个!

凤丫头是什么样的人儿,你还不知道么?居然敢打他的主意!嘿嘿嘿。”

贾瑞也嘿嘿笑道:“大哥教训的是,我也是色迷了心窍,这不就撞在硬石头上了么?还险些丢了小命呢!”

寒暄了两句,贾珍托词有事走了。

贾瑞拍了拍手里的银票嘿嘿一笑:穿越后的第一桶金到手了!

这钱来的可是容易,就是不知道贾珍会不会日后打击报复啊?

同时也感叹自己又小了,还以为一千两银子要用好大一个箱子装呢,却忘了还有银票这一回事。

管他呢,既然得了这不义之财,总得嘚瑟一下,便叫来茜雪道:

“今儿没什么事,我带你去逛逛街,买几件衣物吧。

前些天袭人姑娘送你那些衣服,毕竟是个情分,如今不如一人给她们买身新的还礼。

也给你买几套替换的,再来两件首饰,你这头脸上也太素静了一些。”

茜雪听了忙说道:“大爷,大可不必的。

姐妹们送的那些都是平日里穿的旧衣服,她们是关心我才送我这些,并不是要我回礼的。

若是送了她们新衣服,倒是显得我轻浮了。

至于首饰那些个,我是不爱的。

横竖也不出门,戴着那些个给谁看呢?无非是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儿?”

贾瑞知道她是怕自己乱花钱,笑道:

“这话不对,人家送了你东西,自然是要还礼的,怎么会恼你?

至于新衣服和首饰头面,在家里难道就不能戴给我看的?

女为悦己者容,感情是茜雪不喜欢我,不愿意美给我看么?”

茜雪听了这话急得涨红了脸:

“爷,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大爷现在还在念书,并没有个进项,哪里有那些银子做这种人情走动?

老太爷这么大年纪了还教书,得的银子也不容易……”

贾瑞道:“银子你不用管,我自然不会跟爷爷要的。

我刚和珍大哥交接了一件差事,得了些银子,花点也无妨的。

放心吧,你的爷肯定有法子赚银子的。

既然你跟了我,总不能让你委屈着,钱的事儿不是你应该操心的。

你只管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就是了。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只管貌美如花就可以了。”

茜雪听了只得答应了,况且逛街对于她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贾瑞又从外头雇了辆车来,带上茜雪往都中最繁华的街市去了。

这个年代,大户人家的未婚女子是不能在外头抛头露面的。

茜雪虽然只是个丫鬟,可也是在荣国府里长大的,这么多年来都没逛过街,每月也只出来一次给她娘送月钱罢了。

如今得了这个机会自然是看什么都新鲜,瞧哪里都有趣。

几间成衣铺子逛下来,在贾瑞的坚持下,衣服裙子都买了几件,再逛银楼买了些簪环镯子之类的首饰以及一些针头线脑水粉胭脂。

花了二三十两银子茜雪说什么也不肯再逛了,定要回去。

贾瑞也走得累了便又雇了车往回走。

合该生事,一路行来已经到了宁荣街不远处,因车夫贪近路,便把车赶进了一处略窄小的巷子。

不想一个粗矮的汉子从一处门洞里往外走,那衣襟便挂在了车辕上。

赶车的也没注意,犹自驱车前行,只听刺啦一声,那矮汉的衣服已经被扯了道大口子。

“突!那厮!可是瞎了眼?急急的赶着车去奔丧不成!赔我衣服来!”

汉子也有股子蛮力,一把将车夫从车辕上拽了下来,劈手就是一巴掌。

又打了一拳,贾瑞一挑门帘握住了矮汉的手腕:

“有话好说!好好的怎么就动手打人?”

“你是这马车的东家?你的马车刮烂了我的衣裳,赶快赔来!”

矮汉丢开车夫,一把攥住了贾瑞衣襟。

“碰瓷的?”看着矮汉一脸匪气,贾瑞不由得冒出这三个字来。

“碰瓷儿?居然敢说你二爷是碰瓷儿的!

哈哈,你小子还敢不认账不成?我看你是欠一顿好打!”

“大爷?是怎么了?”茜雪也从车中探出头来。

“在车里好生呆着!”贾瑞一把把茜雪的小脑袋又塞进车里。

就这一分神的功夫,汉子右臂一用力已经挣脱了贾瑞的手,一拳打在了他的左脸颊上。

“小白脸子,今儿就让你认识认识西廊你倪二爷……啊!”

还没等他说完,贾瑞一记直拳已经砸在了他的鼻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