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嫁女无弹窗在线阅读

悬疑灵异 2022-01-15 12:41:17 主角:裴意元止寒 作者:苏凉
蛇嫁女 连载中

蛇嫁女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苏凉 主角:裴意元止寒

蛇嫁女无弹窗在线阅读

《蛇嫁女》小说介绍

网络红文作者“苏凉”带着最新的作品,这部《蛇嫁女》内容十分丰富,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裴意元止寒,主要讲述的是:我经营了家纸火店,可店里最好的香火全部都用来供奉一张无名牌位。有一天,牌位倒了,我也差点丢了性命。直到家里来了个神秘矜贵的男人,说要收我做出马弟子保我平安.........

《蛇嫁女》小说试读

第6章

他声声怒斥,让我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摸着温泉壁缓缓向元止寒的方向走去。

“裴意,到本座身边来!”

黑炮男怒了,我便加快了脚步,用力推了推元止寒的手臂,“岸上有人你没发觉吗?”

只见他幽幽睁开眼睛,半合的眸子中带着毫不隐藏的戏谑,“你怕什么?”

我顿时被他的问题噎住,怕什么?

那男人明显不是人啊,我一个凡夫俗子,怎么可能不怕?

不过他这般态度却让我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怒意,反正他说了,出马弟子与出马仙相生相死,我有危险他必然不能见死不救。

只要他不死,我就不会有事。

想到这里,我渐渐有了底气,“我才不怕。”

话音刚落,一双大手悄悄爬上我的膝盖,元止寒脸上的笑意更甚。

“你既不害怕,腿为什么一直抖?”

我尴尬的吞了吞口水,我的腿确实是软了,可他也不用直截了当的言明吧?

正当我和他小眼瞪大眼的时候,岸上的男人突地暴怒,身后的一片紫竹也突然炸开。“裴意!本座要你过来!”

黑袍的声音带着怒气,还夹杂着蛇嘶声,我抬眼便对上了他逐渐拉长的眼睛,那一瞬间,我仿佛在和一条蛇对视。

“柳凤也,这泉水温养,不如你下来与之一叙?”

元止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明白的嘲讽。

我这才发现,那黑袍男所在的位置正是泉水和雾气都触及不到之处,莫不是他害怕这泉水?

看着他一双蛇眸变得越发狭长,身后的影子甚至已然变化成一条弓着身子的长蛇,却坚决不肯上前半步,我便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元止寒,你已然堕蛟,还敢来管本座的闲事?”

堕蛟?

我不由得想起梦里的那条金色蛟蛇,心中隐隐有了猜想。

加之柳凤也不敢下来,我底气十足。

“你少在那边呈口舌之快,我们刚刚不是邀请你下来一起泡温泉了?是你自己不来的。”

“闭嘴!”柳凤也一声怒吼,周围的竹叶都纷纷落下,“裴意,你不守妇道在先,就别怪本座将你吞入腹中,锁住魂魄,你便永世不得超生!”

我心中一震,他的恐吓的确是骇人,但想到他迟迟不敢靠近泉水,我也壮着胆子回怼,“你少吓唬人了,先有本事下来再说吧。”

我这话一出,柳凤也竟直接化为了蛇身,黑色的鳞片在这幽暗的紫竹林中显得异常吓人,他弓起蛇身,张开血盆大口。

“裴意,本座给过你机会的。”

我正看着他的蛇身目瞪口呆,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吸力,身子从水面浮出来了一大截。

我被吓得厉声尖叫,他莫不是真想吞了我?

见元止寒还气定神闲的泡在泉水之中,我连忙抱住了他的胳膊,反正他与我相生相死,今日必须护我周全。

只见他悠悠再睁开眼睛,“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怕了?”

“我怕了,怕了,你救救我,我不想被他吞了!”

他这才满意,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一手按住我的肩膀,另一只手翻覆,在水下做了些我看不懂的手势,泉水在他的掌间炸开。

空中仿佛有什么引导着这一汪泉水,让它脱离地心引力,直接向空中的柳凤也袭去。

柳凤也似乎很是惧怕这泉水,只是被沾上了些许,便收了蛇身,幻化人形,再次退到一丈之外。

看他脸色难看,一双蛇眸中满载着恨意。

“裴意,你今天伤了我不要紧,日后你会主动来找我的。”

我背后却阵阵发凉,不由得往水下缩了缩身子,不准备接这句话茬。

倒是元止寒冷冷出声,“这泉水中蕴含硫磺之物,乃是蛇类的克星,柳凤也,速去疗伤吧,不要在这里聒噪,惊扰本座。”

柳凤也在他手下讨不到便宜,嘴上却也不肯认输。

“蛟便是蛟,龙即是龙,鸠不可占鹊巢,蛟不可妄成龙,元止寒,你想要的,永远都得不到。”

他这话似乎激怒了元止寒,我周身的泉水,骤然变冷,元止寒的身上突然乍现金光,甚至将这竹林中原本的紫雾都覆盖了。

只见元止寒双手翻覆,池中泉水之上蒸腾出了浓厚的雾气,而这些雾气则都被引导着向岸边,柳凤也的方向包裹了过去。

我看不清柳凤也的动向,只听得他几声闷哼,再开口时,显然比之前虚弱了很多。

“元止寒,我们的恩怨,日后再好好清算,至于成龙,你还是别妄想了。”

我看着元止寒,见他的双眸逐渐拉长,手中一道金光击出,“给本座滚!”

柳凤也瞬间被他击飞,身形消失于紫竹之外。

我恍然也意识到,不得化龙,仿佛是元止寒的一大心病,一片逆鳞。

待他的神色好转了些许,我才悄声问起。

“在我梦里那只蛟,就是你,对不对?”

元止寒听闻我的问题,竟一记冷眼扫了过来。

“闭嘴!”

见他闭目养息,全然不想理会我,我不免气闷。

“你既说我们相生相死,却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愿意告诉我,当真是你这人真的无趣,还是你故作高深,其实也不过是无名之辈罢了。”

听完我的话,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侧着头睨了我一眼,“本座不仅无趣,还故作高深,那你来说,怎么才算有趣?”

看着他英气的脸庞在我面前不断放大,我突的一下泄了气,红着脸往后躲了躲。

而此时我背后却突然多出一只大手,扶着我的后颈,迫使我不得动弹,只得看着他向我逐渐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