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门贵女 连载中

低门贵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筠筠喵呜喵 主角:苏曦言张澪

苏曦言张澪小说 第13章

《低门贵女》小说介绍

苏曦言张澪是《低门贵女》里面的主角,作者是筠筠喵呜喵,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出生在七品芝麻官家,还被扔到偏房吃不饱穿不暖,苏曦言欲哭无泪。很快就要被自己爹嫁给钱老爷了,那个死了很多老婆的糟老头,不行,得想办法逃出去。皇宫里的人真热闹!勾心斗角好可怕,皇帝大叔色眯眯,嘤嘤嘤,人家只想当小白兔啦。什么?你想动本宫儿子的皇位,那就别怪本小白兔不客气了!您的好友某傲娇妃已下线.........

《低门贵女》小说试读

第13章

新人入宫半月有余,皇上陆陆续续地宠幸了大半,终于又开始频频踏入琳妃和静容华的宫中。皇上对于新人的新鲜感是有限的,唯一从琳妃和静容华手中分得一碗羹的便就只有楚嫔了。作为少数还没有被皇上宠幸过的嫔妃,苏曦言渐渐感受到旁人对她的态度有所变化。每日给皇后请安时,琳妃总用那种蔑视的眼神将苏曦言上下打量一番,似乎是在提醒她在这宫里没有家世的支撑便注定是送死。而每每用膳时,送到苏曦言面前的饭菜十有八九都是凉透了的,对此,苏曦言心中虽然不满,但奈何身份卑微,总不能真去内务府吵上一架。其实纵使在自己宫中,苏曦言似也感觉莺儿、雀儿、小合子、小豆子几个愈发的有些懈怠,唯有茯苓倒是一直兢兢业业。

这些日子,茯苓时常随苏曦言到静容华处走动,她心里清楚自家小主已打定主意要依附于静容华。只是一点她想不明白,每当苏曦言去静容华宫中时,总是打扮得格外朴素,每每赶上皇上前去探望静容华时,苏曦言便会找个借口躲开,茯苓想着,倘若自家小主能借着静容华的宠爱与皇上“偶遇”上那么一两回,恐怕此时早已侍寝了,哪还至于像如今这样连皇上的面也没见过一回。她也曾小心翼翼地询问过苏曦言:“静容华频频请小主过去与她作伴,是否是别有用意?”

苏曦言提起毛笔濡染浓墨,在展开的宣纸上写下了“宁静致远”四个字,淡淡道:“嫣然姐姐她每每算着皇上来看她的时候叫我过去,无疑是想把我引荐给皇上。”

“小主既已知晓静容华的用意,为何又要屡次避开皇上?”茯苓见苏曦言一笔一划写得平稳,自己却心急如火。

苏曦言低眉端详着自己的字,似十分满意一般,轻轻一笑,“嫣然姐姐虽有心帮我,我却不能急急上去争宠。姐姐自幼在这宫中生活,多有不如意的地方,如今好不容易得了皇上的宠爱,我怎能再与姐姐相争。”

茯苓心中对苏曦言恨铁不成钢,自家小主怎么偏要在这充满了心机和手腕的地方讲人情。好在不久之后,苏曦言便就回心转意了。

那日琳妃又曝出已有两个月的孕,阖宫上下无不惊羡于琳妃三度怀孕的好福气,众人的焦点也就不由得转到了她身上。没过几日,静容华又派身边的浅云来请苏曦言到自己宫中作伴,说是想听苏曦言演奏一曲琵琶。苏曦言心中明了,即唤茯苓为自己描好了精致的眉眼,点了淡淡的口脂,换了一身雨过天青缠枝杜鹃暗纹褙子,头上斜插一只镶白玉蝴蝶步摇,又点缀了些许精致的珠花,命秋蕊捧着琵琶便赶往了静容华宫中。

曾嫣然见苏曦言打扮得如此清丽,笑着起身相迎,细看她一双弯弯柳叶眉,两只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水,与她一身装扮相陪,正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满意地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妹妹早该如此。”

苏曦言微微低头,只拉着曾嫣然坐下说话。

曾嫣然说话间时不时留意窗外的天色,太阳渐渐西落,天光有些暗淡时分,曾嫣然话题一转,道:“我小时在家中曾听乐班演奏过《鬲溪梅令》,只是后来进宫后再没听过那般动情的曲子了。早听澪妹妹说妹妹弹得一手好琵琶,不知妹妹会不会这首曲子呢?”

苏曦言明白曾嫣然的意思,起身郑重地行了一礼,脸色微红道:“妹妹献丑了。”随即从秋蕊手中取过琵琶,玉指轻拨,乐音缥缈而出,殿内众人皆寂然无声,唯有院内闲花落地之声为之点缀一二。

“佳人在侧,又何须感叹‘好花不与带香人’?”忽一男子之声打断琴声,苏曦言指尖微顿,她知道这是皇上修瑾的声音,她也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但心仍跳得飞快,小心地跟在曾嫣然身后行礼道:“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免礼。”皇上大手一挥,落座在正坐之上道:“这位是?”

苏曦言轻跨一步上前跪拜:“臣妾永乐宫选侍苏氏。”说话间明眸一转,秋波微起。

曾嫣然亦在一旁喜滋滋地向皇上介绍道:“新入宫的诸位妹妹中,臣妾最喜这位苏妹妹的性子,她的琵琶又极动听,因此臣妾常邀她来宫中陪伴。”

“如此甚好,”皇上一脸宠溺地望向曾嫣然,拉紧她的手,“你在母后身边长大,嫔妃们都不敢与你来往,朕知道也是知道的,如今有了这位苏选侍陪伴,你总不至于太过孤单。”转身又见仍跪在地上的苏曦言,一张秀丽的脸庞,楚楚可怜的身姿,又笑道,“既然苏选侍的琵琶甚好,便赐封号‘韵’吧。”

苏曦言身子一怔,在宫中封号象征着荣宠,她今日刚刚面圣便得了封号,着实令人喜出望外,一时激动得热泪盈眶,磕头谢恩道:“多谢皇上隆恩。”又用暂存的一点理智说道:“皇上前来陪姐姐,臣妾先行告退了。”说罢便羞红了脸匆匆离去。

晚膳过后,不出苏曦言的意料,皇上身边的韩公公便带着两位嬷嬷莅临舒桐苑。

“小主大喜,皇上今夜召小主侍寝。”韩鹤满脸堆着笑意道,“因小主是第一次侍寝,皇上安排了这两位教引嬷嬷前来伺候小主。”

苏曦言脸颊绯红,恭敬道:“有劳韩公公了。”随即向秋蕊递了个眼色,秋蕊便取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递与韩公公。

韩鹤行了礼便就告退了,留下两位教引嬷嬷服侍苏曦言沐浴。茯苓和秋蕊在木桶中接满热水,雀儿和莺儿放下帷幔,两位嬷嬷为苏曦言褪下衣服,用热水仔仔细细的清洗着苏曦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仿佛是要一层层搓掉苏曦言的皮一般。她们边服侍苏曦言清洗,边为苏曦言讲述侍寝的每一个细节,反反复复说了些注意事项,搞得苏曦言的脸羞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心中只盼望着这段折磨能快快结束。

暮色降临,一轮皓月盈盈升起,宫车准时到达了舒桐苑,苏曦言在茯苓的搀扶下上了车,一路缓缓向大明殿驶去。车轮在石地砖上滚过,发出辘辘的声音,苏曦言明白初次侍寝务必要给皇上留下个好印象,才能圣宠不断,因此不免有些紧张,双手微微地颤抖着。

宫车走了许久,终于到达了大明殿门前,教引嬷嬷将苏曦言扶下了车,引她进入偏殿,帮她退去衣服,又用一张硕大的披风将苏曦言团团裹住。半晌,几名内监进来,将苏曦言扛起,送入皇上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