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连载中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华媛 主角:丁若瑜季时简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by华媛 第7章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小说介绍

主角是丁若瑜季时简的小说叫《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华媛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知名的神医指挥官居然穿成了宁南侯府嫡女!...

《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小说试读

第7章

“只是咱们院中的事情不能再交给她去做,青栀,日后你要替我盯紧她。“丁若瑜道。

青栀一秒严肃,她放开丁若瑜的手,回答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不会再让她有半点可乘之机。”

二房院中。

徐丽敏从彩月手中刚炖老师好的燕窝,瓷白的调羹在搅拌过程中不断碰撞碗璧发出清脆的“咚咚”声响。

燕窝还不住冒着热气,徐丽敏吹了两口,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动作。

她抬起眼撇坐在旁边的丁乐宁,毫无预兆的嘟嚷道:“也不知道苏嬷嬷将事情办的如何了......”

恰在她话音落进的这一刻,外边紧闭的庭院大门被人推开,紧接着苏嬷嬷扑天抢地的声音直蹿入耳,“二夫人!二小姐!你们可要为奴婢做主啊!”

苏嬷嬷的声音太过凄厉,弄得徐丽敏喝燕窝的心情全无。

她重重将手里的瓷碗搁下,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苏嬷嬷,咬着牙问道:“苏嬷嬷,出了何事竟让你如此惊慌?”

徐丽敏的心情跌至谷底,打着颤发着慌,直觉苏嬷嬷的话可能不妙。

“二夫人,奴婢方才听您的吩咐带了两个教养嬷嬷去大小姐院中,可、可......”苏嬷嬷连说了两个“可”字,却再说不下去。

徐丽敏皱眉看她,直接道:“你直说便是。”

得了允许,苏嬷嬷两手一拍,崩溃道:“可她说最应该教导的是二小姐,还威胁我们要将之前的事都告诉侯爷去!”

“你说什么?!”徐丽敏双手一个不稳,竟将肘边的瓷碗扫了下去!

瓷器碎裂的声音让屋中四人纷纷耳膜一震,丁乐宁见徐丽敏突然站起了身,只得去拉她衣袖,劝道:“娘,你冷静一点。”

徐丽敏指尖都发着颤,她简直恨到了极致,尖声道:“乐宁,你都听到了吧?那死丫头如今当真是反了天了!她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不傻了!”

“不成,”徐丽敏转身要往外走,“这口恶气我忍不了,丁若瑜她一个死丫头,长得又丑,无才无貌无德!她凭什么跟我们娘俩争!”

丁乐宁眼疾手快的拦住她,“娘,你是不是忘了?大伯如今已经回来了。你现在过去,是要闹得大伯知道我们之前做的事情吗?”

“可是......可是娘心里气啊乐宁......”徐丽敏手足无措的退到丁乐宁面前,一脸的无助表情。

这些年来丁毅国一直不在府上,她跟丁乐宁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足够让丁毅国彻底更她们翻脸。

若当真被赶出了宁南侯府那才是真的一朝荣华去。她跟丁乐宁两个女子,日后又如何在世间立足?怕是丁乐宁的婚事都是一大难题。

徐丽敏被突然朝她砸来的噩耗弄昏了头脑,她一时之间慌乱至极,只知绝不能让丁毅国知道她们所做的事情。

“好了,娘。”丁乐宁的脸色也不好看,她拉着徐丽敏的手让她重新做下,道:“事到如今我们更不能自乱阵脚。我们的确是做过那些事,可丁若瑜手上有证据吗?”

“她没有。”丁乐宁十分自信的回答,“也就是说咱们现在也用不着再怕她,只是我瞧她今日那模样却是不再痴傻,咱们日后可得小心了。”

她说罢吩咐一旁侍立着的彩月,“你去告诉青芽,让她最近一定要牢牢监视丁若瑜的一切动向。”

好不容易解决了烦人的事情,丁若瑜便张了一张铜镜来仔仔细细的观察自己的脸。

乍一看,她被自己的模样吓了一跳。

左半边脸上一块暗红胎记,瞧着十分骇人。丁若瑜忽然能理解其他人为何要叫她丑八怪了。

她又凑近镜面打量了几眼,觉得确实蛮丑的。但若是仔细看,这张脸五官端正,若没有那块胎记,皮肤也尚且算是白皙娇.嫩,称得上一句“肤若凝脂”

看完了长相,之后她又细细检查身体,发现除了被备受虐待之外,似乎还被吓了毒。

这一点丁若瑜还不太确定,她微微拧着眉,为自己诊脉。

脉象虚浮,原主的身体不太好,而最后的结果,也跟丁若瑜猜想得差不离。

这具身体果然被下了毒。

丁若瑜沉默的摇摇头,想不通是何人如此歹毒。

这是一种慢性毒药,并不致命,但却能让人神志不清,而她脸上的暗红胎记,正是因为体内毒素堆积而表露在了脸上。

弄清楚病因,丁若瑜遮住自己那半张带胎记的脸。

若只看另一边无暇的脸庞,任谁看了都要称赞一句“佳人。”

“青栀。”丁若瑜扣倒铜镜,轻唤一声。

青栀很快进入,面朝着她屈膝行礼,“小姐。”

丁若瑜将已经写好的药方递给青栀,道:“你拿着这张药方去抓药。”

青栀顺从的接过,她也不打开看,直接应道:“是。”

宁南侯府位于京城最中心,周便一应设施俱全,青栀出门没多久,便提着几包药赶了回来。

丁若瑜那张药方上写了好些药材,但真正需要到的却没有那么多。

她让青栀将包裹都打开,最后只选了四味需要的药材。

“行了,”丁若瑜将挑选出来的药材单独包好,问道:“咱们院子里可有煎药用的药罐?”

青栀一行礼,道:“有的。”

以前丁若瑜总是受伤,每回都是她们自己煎了药给丁若瑜服用。

“奴婢这便去......”

青栀的手还没碰到药材,丁若瑜便将她拦下,“不用,你带我去煎药的地方,这次我亲自来。”

她们一走,在暗处监视的青芽立刻蹿进了屋。

她看着泛黄纸页上写的字,最终也不敢当真偷走,快速将上面的内容抄写一边,青芽迅速出了门。

“小姐,用这个煎药吧。”青栀从小厨房中找出一个小巧的药罐,拿给丁若瑜看。

左右煎药的剂量不大,丁若瑜点点头,亲自将药材放进去,最后又添了半罐水,才让青栀点火。

“这药需要文火熬制两个时辰。”丁若瑜让青栀拿了个矮凳,坐在药罐前盯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