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的心尖娇妻 连载中

顾爷的心尖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凡不帆 主角:江怀雨顾宸安

(精品)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 第1章:房中的羞辱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江怀雨顾宸安的小说叫《顾爷的心尖娇妻》,是作者凡不帆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怀雨和顾宸安被邀请做客,顾宸安故意在客房羞辱江怀雨。两人纠缠时佣人来报,知道是江念柔出事顾宸安抛下江怀雨离开,江怀雨成了笑话。追出去后,顾宸安忽然向她示好介绍给别人,心里有了希望的江怀雨却被推出去跳舞供人赏玩。原来别人要看的是江念柔跳舞,心痛的江怀雨忍着脚痛跳舞惊艳四座。舞毕江怀雨离开,留下血脚印......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试读

“外面有人,会被听见的……”

江怀雨轻喘着气,拽顾宸安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看向他,脸颊绯红。

“不要好不好?”

男人却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他伸手勾住江怀雨柔弱的腰肢,拖着她的腰际压了下去。

“叮当!”

矮桌上面的东西由于二人的动作散落一地,江怀雨感受着背部传来的疼痛,倒吸一口冷气。

可是男人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他轻咬着怀中女人的耳垂,湿热的鼻息喷薄在她的耳侧。

感受到江怀雨因为过于敏感而颤抖的身体,顾宸安伸手捏着女人巴掌大的小脸,眼神却意外的发狠,墨色的眼底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狠厉。

他低下头,深色的头发跟着轻轻摆动着,鹰隼般冷峻的面容下氤氲着他对江怀雨的恨。

只见他冷冷地笑了笑,毫不留情地狠狠道:“噢?你居然还知道外面有人,我还以为你早已经把脸都丢光了呢。”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浑身冰冷。

江怀雨竭力保持着平静,却依旧克制不住颤抖的身躯。

早在自己跟他结婚的时候,自己就把所有的爱意全部都给了他,连带着自己的身体和自己的一切。

她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捧给对方。

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心实意。

可是换来了什么?

两年来的不断羞辱,和对自己同父异母妹妹江念柔更深刻的爱?

从十年前自己认识他的那一刻开始,就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能够配得上他的女人,并且要站在他的身边好好的陪伴他未来的时光。

最终得到的,是他一次次将自己的真心摔在地上不断践踏。

是他对自己变本加厉的羞辱!

“安姨今天喊我们来做客,我们却在她的房间做这样的事情,被知道了,她不知道要怎么看你。”江怀雨下意识哀求着,“求求你了,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她忍受着背部的剧痛,脸上却带着明媚的笑容,看起来让人怜惜不已。

除了顾宸安。

他并不着急说话,而是缓缓松开搂着江怀雨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江怀雨眼里欣喜的目光,顾宸安冷冰冰地开口。

“如果你觉得以后我不碰你你都可以接受的话,成交。”

男人的话像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她的心上,生生撕裂了她满怀的期待。

顾宸安从不会和自己开玩笑。

正是因为他如此拿捏自己,所以他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

更知道,这个选择在最后羞辱到的也是自己。

江怀雨握紧拳头,纤嫩的指甲扣进手心,却丝毫不觉得疼痛。

她起身靠近顾宸安,将手搂住了男人的脖颈并将他拉向自己,随后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对于对方的鄙夷毫不知情。

她知道顾宸安心里明白,只要他在这里,自己就会选择他。

那些让她放弃接触顾宸安的东西,都不会被她选择。

明知他要羞辱自己,可是自己却依旧会拉着他靠近,并且给他这个羞辱自己的机会,这个机会,是自己亲手送给他的。

“你就这么饥渴吗?刚刚可是你自己说的外面有人,怎么现在还想要了?”

就算她闭着眼,顾宸安依旧开口羞辱着。

江怀雨却没说话,她的手轻轻扣住男人的脸,将自己的唇凑了过去,柔软的双唇紧贴着对方,舌头灵巧的撬开唇瓣,轻车熟路的开始引诱起男人的吮吸。

她的手也一点点向下,娴熟的引导着男人的手抚摸上自己的身躯。

这样的事情,她可是做过太多次了。

在厨房,在客厅,甚至在顾家的花园中。

他都不曾放过!

正在江怀雨以为对方没有反应的时候,顾宸安忽然发狠似的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的吻了下去,动作像野兽般疯狂,片刻间,她肩膀处的衣物也因为男人凶狠的动作而撕裂了几分。

忽然,顾宸安将她厌恶的推开。

他的眼神中带着冷意,像看垃圾般从一侧抽出湿巾,不紧不慢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和嘴唇,还有每一处被她触碰过的地方。

随后他把湿巾团了起来,往垃圾篓扔了进去。

江怀雨只觉得胸口处堵得难受,却不得不苦笑地看着他。

“不好意思顾先生,您现在方便吗,外面出事了,可能需要您出面处理一下。”安家的保姆忽然拉开门,看见眼前这一幕,有些愣了一下,还是开口,“除了您没人可以处理了。”

顾宸安扫过她,面色冷漠,“你们安家是没有别人了么?”

“事关江念柔小姐,我们不得已……”

保姆的话还没说完,顾宸安立刻拢好自己身上的衣物,头也不回的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出去,留下江怀雨独自坐在房间中。

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身上被撕破的衣物也难以遮掩云雨留下的痕迹。

她狼狈的整理起衣物,娴熟的拿起放在包中的粉底,开始遮盖着身上的痕迹,此时的她就像是被人撕碎的破布一样,就这么被人舍弃在这里。

仅仅一个名字,就能让他离开。

真是可笑。

更可笑的是,这个人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怎能不觉得寒心?

保姆看了她眼,到底是转身离去。

顾家的事,旁人可插手不得。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顾宸安在意的,只有江家的小姨子,可是大家也只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更别说有人为江怀雨出头。

她看着被带上的门,深深的吸了口气。

肩膀上的布料已经破碎,那就干脆让它彻底消失。

一番调整后,江怀雨拉开门,重新走了出去,在人前,现在的她依旧是那个“享受”众人目光的顾太太。

“江小姐打扰您了。”她刚端起茶杯,另一位佣人出现,走到她的面前,“顾先生让您现在过去。”

“叫我?”

江怀雨有些惊喜的看向她,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跟着佣人一路下楼,满怀着欣喜来到顾宸安的身边,可是等来的却是对方无视的眼神。

“张先生,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少女舞团DNA的领舞,江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