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的心尖娇妻 连载中

顾爷的心尖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凡不帆 主角:江怀雨顾宸安

江怀雨顾宸安小说 第14章:别怕我在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介绍

《顾爷的心尖娇妻》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角是林江怀雨顾宸安,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江怀雨和顾宸安被邀请做客,顾宸安故意在客房羞辱江怀雨。两人纠缠时佣人来报,知道是江念柔出事顾宸安抛下江怀雨离开,江怀雨成了笑话。追出去后,顾宸安忽然向她示好介绍给别人,心里有了希望的江怀雨却被推出去跳舞供人赏玩。原来别人要看的是江念柔跳舞,心痛的江怀雨忍着脚痛跳舞惊艳四座。舞毕江怀雨离开,留下血脚印......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试读

一把掐住她的脸,怒目而视。

“江怀雨,就因为你嫉恨念柔,一次不够,竟然还敢当着我的面伤害她?!”

“我没有。”江怀雨只觉得顾宸安落在她脖颈处的温度,此刻比热水的刺痛让她更难受。

解释着他不会愿意听的话。

“我只是被突然绊了一脚,所以才会摔倒,没有要害她的意思,也更不可能当着你的面……”

顾宸安笃定她要报复,根本不信前半句。

只是揪着后半句不放,“不敢当着我的面?今天我在这里泼热水,下次不在你打算泼什么!”

“我没有……”江怀雨不知该怎么解释,“真的是因为有东西绊我,才会……”

“简直无药可救!”顾宸安扯着她到江念柔面前,“给念柔道歉!”

明明没有错,江怀雨怎么会心甘情愿道歉?

可顾宸安却不断压着她,让她本就无力的身体,此刻也终究生不出半点反驳挣扎的力气。

她在江念柔的眼皮子底下,不甘愿的闭上双眸,深深吸了口气,“对不起。”

可她的道歉,顾宸安却并不满意。

“给我真心诚意的对念柔道歉,少在这里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我已经道过歉了。”江怀雨心底一片荒凉,“你说了,只要我道歉就行。”

甚至于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过错。

那一杯热水,烫到的人也是她。

可最终依旧逃脱不掉承受结果,还要被逼迫着道歉。

“姐姐应该也不是故意的。”江念柔费力的挪动受伤的腿,站起身来拉住顾宸安,给她求情。

可刚刚站稳就再次倒回沙发,摸着受伤的地方,娇气的呢喃:“嘶……好疼啊……”

她求情的话,配上这样吃痛的举动,彻底激怒于顾宸安。

“江怀雨,你真让我恶心!”他双目猩红瞪着江怀雨,掐住她的力度再次加深,“念柔怎么会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姐姐?你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因顾宸安此刻正背对着江念柔,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其身后,对江怀雨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张嘴无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抢不过我,别痴心妄想了。”

江念柔面色不变,声音却更加娇弱,甚至还染上几分哭腔,“是不是白天的时候,我让姐姐多帮了几次忙?所以你才会不开心?”

“那本就是她应该做的!”顾宸安将话接过去,“既然你不知道错在哪里,那就去院子里面跪着,什么时候忏悔明白,什么时候进来!”

只偏袒一人的顾宸安,疯狂刺激他的江念柔。

这无一不让江怀雨清楚明了,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

索性认命。

至少待在院子里面,不用再继续看江念柔那张得意的嘴脸,也不会再有这种栽赃陷害。

她不想再无望挣扎。

在江念柔的视线下,忍着身体的不适,走向院子。

她跪在院子里面,盯着膝盖前的草坪,讽刺一笑。

事到如今,竟然要沦落到这里,才算得上是有一份没有喧闹的净土。

顾宸安怕她耍花招,特意走到院子看了眼,目光深沉的盯着她。

江念柔看他确认后还不回来,再想起江怀雨那张苍白惹人怜惜的脸。

只以为江怀雨又在耍把戏,用那张狐狸脸和肮脏的身体在勾引顾宸安。

再次吃痛出声,瞬间把顾宸安给吸引回去。

娇娇柔柔的给江怀雨说了几句“好话”,惹得顾宸安心底对她的厌恶情绪,因此越发浓郁。

是夜。

江怀雨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跪了多久。

她被烫到的地方已经自我恢复,夜间的风,将她的湿衣服给吹干。

可这风根本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渐渐的越来越大,吹着云雾把月亮给遮掩住。

“轰隆!”

江怀雨被落雷惊的一颤。

抬头往天空看过去,蓦然一滴液体低落在她的鼻尖。

紧接着就是第二滴,第三滴……

直至瓢泼大雨,铺头盖脸的打在她的身上。

让好不容易干了的衣服,又被淋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体上,伴着夜间下降的温度,让她冷的不行。

黑暗的客厅里面,突然亮起一盏灯。

听到雷声的陈管家,本是打算看看窗户和门有没有关严实。

却没想到江怀雨竟然还跪在院子里面!

“太……”他犹豫一瞬,转头上了二楼,敲响顾宸安的书房门,“少爷。”

“进。”

陈管家斟酌着话语,给江怀雨求情。

顾宸安没有说话,只是沉默许久后,这才站起身走到窗户旁,伸手拉开窗帘一角。

垂眼看下去,微弱的灯光下,衬的江怀雨狼狈不堪,极其可怜。

即便顾宸安厌恶她,但也没有要她死。

本就生病,要是真的再这样淋雨淋一夜,怕是真的会没命。

这份不忍,终是让他有点心软。

陈管家在顾家照顾多年,也能看得出来顾宸安轻微的情绪变化。

再次试探询问:“少爷,我去让她进来吧?这样下去怕是真的得闹出人命。”

顾宸安虽没有应声,但也没有拒绝。

陈管家明白这就是在默许。

他微松口气,退出书房。

随后匆匆的下楼,进院子把人给带回房间。

“太太,你快进去洗个热水澡,我去给你弄碗热姜汤。”陈管家帮她把毛巾一类给准备好。

等熬好热姜汤回来时,江怀雨也已经裹着厚厚的被子取暖了。

“来,把这碗姜汤喝了再睡觉。”陈管家悉心照顾着她。

江怀雨自觉已经许久没有人这样对她了,甚至亲手给她熬姜汤。

喝完那碗姜汤,江怀雨只觉得暖和的不仅仅是身体,整个心房都暖和起来,笑着感激道谢:“谢谢你,陈管家。”

“你……”陈管家欲言又止,始终有些事不好明说。

只得叹息,随后劝说一句:“身体始终还是自己的,无论坚持什么事情,一旦身体垮了就什么都没了。”

江怀雨也不知为何,陈管家的话让她突然回想起年少的时候。

记忆里面的顾宸安,与现在有些许不同,那时犹如太阳耀眼。

她被小混混纠缠骚扰时,是顾宸安伴着光芒突然出现,犹如神袛。

将那些纠缠不休的小混混,给狠狠的走了一顿。

持张正义后,逆着阳光向她伸手,“别怕,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