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 连载中

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寻一门 主角:江若雪楚行秋

《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江若雪楚行秋by寻一门免费看

《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小说介绍

小编为读者朋友带来寻一门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中的主要人物有“江若雪楚行秋”等,《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非常有趣值得一读,内容概括:毫不意外的看到二人都摇了摇头,江若雪转身就进了厨房,这么晚了肯定都饿的前胸贴后背……

《嫁给残疾相公冲喜后,我暴富了》小说试读

第4章

“我,我磕了脑子。”江若雪头脑疯狂转动找着理由,“人是清明了,也记事了,但是之前的记忆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我现在聪慧了,重新了解也很快的。”

江若雪把一切的锅都往撞了脑子上推,毕竟这事玄乎,人变成什么样都是可能的。

“这些事与我何干,把这些石头弄走,我要回房。”

楚行秋不搭理江若雪的辩解,只是有些大力地推动着轮子,连带着整个轮椅都开始吱呀作响。

楚南晴嗖得就蹿到轮椅周围,将石头踢散,推着人进了屋子。

然后又风风火火地赶出来,拽着江若雪往厨房走,边走边嘀咕:“二嫂,我才你肯定也饿了,我们一起去做饭。”

————

“我二哥其实以前,也不是这种脾气的。”

楚南晴将搓好的面疙瘩下入煮沸的烫中,在面疙瘩渐渐变熟,发出香味的时候,犹犹豫豫地朝蹲在门口摘菜的江若雪说。

“二哥之前一直在读书,性子不像我们这些耕地的,他整个人温柔和善得很。”搅和了几下面汤,她又继续说,“但是他摔断腿,爹也生病每天都昏昏沉沉之后,二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问他也不说为什么,不过想想就知道是我娘和大哥他们没做好事。”

江若雪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也不是什么良善性格,方才被楚行秋那么拂了面子,也有些不爽。

不过她现在对楚南晴很有好感,为了不让她太操心,江若雪还是接了话茬:“我说刚才扶你二哥的时候怎么那么轻巧。”

“嘿,你别看我二哥文文弱弱的,他力气可不小。”

楚南晴看着面疙瘩熟的差不多,便踢踢踏踏走到江若雪身边,拿了一把她刚刚摘的野菜,放到了锅中。

随后又叹气道:“二哥真是可惜了。”

江若雪听着想乐,她能不知道这小姑娘什么意思吗?不就是想让自己别和楚行秋置气,多体谅体谅他。

她现在倒是能理解楚成业为什么要把这姑娘赶出来了,楚家五姑娘是个聪明的,还有胆识,那一窝蠢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楚南晴卖了,还帮人数钱了。

聪明人做对手头痛,做队友倒是处处省力,她也不拂了小丫头的面子,端起她刚刚盛出来的第三碗疙瘩汤,缓步走向了自闭患者楚行秋待着的房间。

“我二哥喜欢吃酸的!”

楚南晴从厨房门口探出头,对着还没走远的江若雪小声喊道。

江若雪没有转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随后在一扇门前站定,一脚踹开了木门。

声音不小,但背对着门的楚行秋丝毫没有反应。

江若雪有些疑惑,这人方才还会因为自己不记得他的喜好而闹别扭,怎么现在这么挑衅的动作都能被他无视?

“多谢。”

在江若雪将碗筷放在桌子上之后,楚行秋才调转轮椅向她道了声谢,之后便将目光放到门外,请人离开的意味十分明显。

他刚才想了很多,他今日所有感情的产生都是因为对这个新鲜的江若雪抱有了期待,但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样只会让自己伤的更深。

只有将所有的感情打包丢弃,他才能在这世上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不客气。”

江若雪也不纠缠,在送客的目光中跨过门槛,合上了那扇门。

看着渐渐消失在门后的楚行秋,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人着实有意思,要说之前的她只是为了责任接受了他的话,现在江若雪才是真正的对楚行秋产生了兴趣。

她在末世唯一的消遣就是驯化那些看她是女人就拒绝听她指挥的那些倔驴,没想到重活一次,她还能遇到这种复杂别扭的人,她心底止不住发痒。

————

在疙瘩汤中加上磨干的辣椒面还有醋,好吃的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进去。

楚南晴看着自家二嫂放调料吃的不亦乐乎的样子,也忍不住弄了一点尝尝,第一口的时候感觉有些奇怪,但随后的第二口第三口,就让她体会到了美味。

木桌前的二人都没有再言语,只是一碗一碗续着汤,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吃的面顶嗓子眼,瘫在凳子上休息。

撑的要死的二人一个对视,都笑出了声,缓过劲来的江若雪坐直了身子,宣布了接下来的安排:“我想去集市上买些东西,小姑你要不要和我我一起去?”

楚南晴向来喜欢热闹,顿时欢呼:“好啊!还有二嫂叫我南晴就行,小姑听着生分。”

————

“二嫂,你要去买些什么啊?”

一顿饭就被征服了的楚南晴,一手挎着篮子,一手挽着江若雪就往集市上走,她好奇二嫂还能再弄出来什么新鲜口味的东西。

“买些柴油米面,你带来的面也只能吃这一顿,再买点肉什么的,分家之后要吃顿好的。”

现在的肉价奇高,楚南晴知道江若雪手里的钱不多,有些踌躇地问:“不用留点之后花吗?二嫂?”

江若雪笑了笑,侃快地说:“从楚成业那里要来的半贯钱,省吃俭用也顶多再多撑半个月,留着也不会下崽,不如买些好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江若雪嘴上如是说,心中却想的更多。

半贯钱估摸着这一次去集市就能花光,坐吃山空,不说三口人要吃饭,要治楚行秋那双腿,就必须要把他的身子骨先养好,那买补品所需的银钱只能多不会少。

她此行一是囤粮,二是为了看看集市上的都卖些什么东西,有没有她谋财的门路。

不过多说无益,江若雪只喜欢在事情有了十足的把握之后再公布,她摸了摸楚南晴的娇嫩的手,知道这孩子最起码在楚家老爹死前没受过苦,“对了,我怎么没见到你家老四?是有什么事出去了吗?”

“他?”楚南晴哼了一声,“他可舍不得他那个宝贝书院。”

江若雪点了点头,原来楚家老四是去念了书,楚兴业才没说把这人也分出去。

楚南晴见江若雪没有再问下去,刚想继续撒娇,就听到了熟悉的嗤笑声,瞬间松开了江若雪的胳膊,冷下了脸。

江若雪侧头看了她一眼,疑惑地问:“怎么了?”

“二嫂,一会那边群人说什么你就都当做没听到,我们好好买东西就是。”

顺着楚南晴的话,江若雪看向了右侧的参天大树,树荫下一群流里流气的男人正蹲在一起,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两人。

看见楚南晴的目光投了过去,为首的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男人站起身,朝着她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