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饭菜 连载中

下饭菜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芥菜糊糊 主角:陶明灼荆瓷

抖音爆款下饭菜完整小说(全文阅读)

《下饭菜》小说介绍

芥菜糊糊的《下饭菜》这部小说肯定可以让你喜欢,时而凝重时而搞笑,能看出芥菜糊糊是用心在写的。小说内容节选:而且就这么一连持续两周,每天中午的时候荆瓷都会坐在同样的位置,以同样的神情注视着陶明灼的脸。……

《下饭菜》小说试读

那天将所有事务处理完时,天色已暗,荆瓷思考了一下,决定奖励自己一个炸鱼汉堡。

可能是因为在处理工作时,荆瓷表现出的总是较为冷静干练的那一面,很多人便误认为他是高度自律的那一类人。

荆瓷觉得这算是一种偏见,将工作有效率地处理好本来就是自己的职责,而且事实上他并不自律,他很喜欢高热量的食物。

荆瓷认为食物的美味程度和健康指数是成反比的,有些特定的压力,是只有油脂和高糖才可以缓解的。

而M记的炸鱼汉堡在荆瓷的心中一直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

首先,炸鱼和酸黄瓜酱在口感上配合得完美无缺。其次,与其他在售的汉堡不同,炸鱼汉堡选择了表面很平滑的圆面包饼,外表看起来也很可爱。

再加上个头较小、热量不高,完全是色香味俱全的好食物。

然而那天,掀开汉堡的纸盒,等熟悉的鱼肉香气在办公室散开后,荆瓷却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

荆瓷发现自己没有产生任何的食欲。

明明面对的是最喜欢的食物,而且自己晚上什么也没吃,但是荆瓷却没有一点胃口。

然后荆瓷突然想到,这么多天了,他基本都是到家后倒头就睡,醒了之后便赶到公司。而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自己却好像……从未感到过饥饿。

他确实每天都吃了饭,但并不是因为自己饿了想吃,而是因为秘书会将食物放在办公桌上,荆瓷下意识地认为自己需要摄入能量,才选择随便塞了两口。

荆瓷一开始只以为是自己忙过头了,然而在家里休息了两天后,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可能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料。

荆瓷发现,自己感觉不到饥饿,也不会产生对食物的渴望了。

就像无法感知痛觉一样,当身体无法向你传递某种信号时,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荆瓷试着一整天不摄入任何食物,头都隐隐有些发晕了,胃里却还是传不出任何饥饿的信号。

而当他试着吃一些东西,则是感觉味如嚼蜡。

明明可以品尝出酸甜苦辣,但就像是从舌头到大脑间的某根神经断了,荆瓷无法接收到食物回馈给自己的幸福感。

他去看了医生,做了很多检查。

医生也很少遇到他这样的状况,问:“看到食物时会不会感到恶心?吃下食物后会不会呕吐?”

荆瓷:“不会。”

医生:“吞咽有困难吗?”

荆瓷:“没有。”

医生对着检查单看了一会儿,迟疑道:“指标都没有问题啊,你之前……有节食减肥过吗?有没有催吐过?”

荆瓷突然感到有些无力。

排除了各种可能之后,医生也无法找出一个合理的原因,只能先开了一些调理肠胃的药,最后提议道:“你要不要去挂个精神科?”

荆瓷不认为自己精神有什么问题,但他觉得如果再这么下去,自己反倒可能会被逼出一些毛病。

因为吃饭原本是应该令人感到幸福的,但现在却变成了只是为维持身体机能正常而机械地摄入食物。

很快,秘书梁京京也发现了不对。

“您不再吃一点吗?”梁京京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您压根就没怎么动筷,而且这一整周都是这样,您根本就没怎么好好吃过饭啊。”

荆瓷没办法和她解释其中的原因,只能一边将餐盒合上,一边对她笑了一下,说:“没关系,我只是不太饿。”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荆瓷走出办公室,就看到梁京京正在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看到荆瓷站在门口,她慌忙抬起手,飞快地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荆瓷愣了一下,问她:“你怎么了?”

梁京京含糊了半天,最后才嗫嚅着开了口:“荆总,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您是不是对我有些意见?”

在荆瓷来之前,梁京京一直都是跟着李宇珀工作,小姑娘做事卖力又仔细,准备午饭也是她之前固定的任务之一。

然而现在这位新来的上司虽然温柔客气,却一直不愿意吃自己买来的饭,梁京京忍不住开始多想,她战战兢兢地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而对方又不愿意明说出来。

荆瓷原本是想将自己的病情保密,却没想到会间接地对别人造成这么大的困扰。

他哭笑不得,知道自己再找别的借口,梁京京可能也不会相信,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她事情的始末。

得知真相后,梁京京的心情顿时变得喜忧参半。

她庆幸问题不是出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也不由自主地替荆瓷担忧起来:“但是怎么会一直吃不下饭啊?您有没有去看医生啊?”

荆瓷摇了摇头,无奈道:“看过了,也吃了不少的药,作用不大。”

梁京京“啊”了一声,脑回路却和医生的不太一样:“那您有没有试过一些偏方,比如说找一些下饭的视频看?”

荆瓷愣了一下:“下饭?”

梁京京说:“对啊,我平时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总得看点儿什么东西才能开胃,您要不要也试一下?”

于是在梁京京的推荐下,荆瓷观看了几个风格不同的吃播视频。

视频播放完毕,梁京京试探着问:“这些都是最近最火的几个吃播博主,您感觉怎么样?”

荆瓷犹豫着给出评价:“……我感觉他们看起来很痛苦。”

这些博主为了博流量涨热度,总是在吃一些用大量食用色素“堆砌”出来的甜品,又或者是看起来就辣得不行的食物。

明明已经吃得很不舒服了,却还要努力做出虚假的,仿佛正在享受的神情,荆瓷忍不住隔着屏幕替他们感到难受。

梁京京看起来很气馁。

荆瓷知道她是好心,便反过来温声安慰她:“没关系,慢慢来,先休息一下吧。”

荆瓷准备去食堂打一份汤喝,为身体提供一些基础的热量。他发现粥和汤这种流食会相对好入口,至少不会产生难以下咽的感觉。

他其实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有些茫然,这个怪病令他的生活质量变得非常糟糕,也让他的精神状态变得无比疲惫。

而药物却无法起到任何作用,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痊愈。

食堂应该是荆瓷见过员工笑容浓度最高的地方,他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注视着人流,缓慢地喝起碗中的汤。

喝着喝着,荆瓷注意到了一个人。

倒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他已经端着碗从荆瓷的面前经过了很多次。

是一个眉眼深邃、容貌俊朗,而且个子很高,看起来健康而有朝气的青年。如果荆瓷没记错的话,他已经续了至少有三次的面了。

此时此刻他正站在盛饭窗口前,指了指自己碗里的面,笑眯眯地对打饭的师傅说了些什么,应该是些嘴甜的话。

然后荆瓷看到食堂师傅又给他加了满满当当的一大勺卤子。

这个青年捧着山一样高的面,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荆瓷看到他先是把袖子郑重其事地撸起来,然后拿起筷子,低头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面。

荆瓷其实很少见到吃饭能吃得……这么用功的人。

可能是因为赶时间,他吃得很快,所以吃相也算不上雅观,但是莫名地,荆瓷有一些移不开视线。

因为不像梁京京给自己看的视频里的那些人,眼前的这个青年是在满足地、发自内心地享受碗里的食物。

荆瓷就这么一直坐在那里,注视着他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面。

他看到青年将碗放到了回收的餐架上,然后转身,和同事们有说有笑地一起离开。

回到办公室后,梁京京又立刻兴冲冲地跑了过来:“荆总,我又在网上找了一些菜谱,给您打印出来了,这些菜听说都比较下饭,您可以自己做做看!”

荆瓷心里很清楚这些方法并不会奏效,但他还是冲这个热心的小姑娘笑了一下,说:“谢谢你,我回去会试试的。”

将菜谱接过来的那一刻,荆瓷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他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脑海里莫名地浮现起刚才食堂里的那个青年,还有他吃的那一碗面。

面里都放了些什么呢?肉丁,黄瓜丝,可能还有一些胡萝卜。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炸酱面,荆瓷想,而且面看起来已经坨了的样子,但是他却好像吃得很开心。

然后荆瓷突然听到梁京京激动地问:“您,您是不是饿啦?”

荆瓷抬起头,发现梁京京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他有些困惑,因为他没有明白梁京京究竟在高兴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问。

然后荆瓷又听到了那个很怪的声音。

他呆了一下,低下头,将手缓慢地覆盖在自己的腹部,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声音好像是从自己胃里发出来的。

半晌荆瓷抬起了头。

他有些迟疑地对梁京京说:“我好像……找到我的下饭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