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 连载中

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易升 主角:鹿宝儿秦北也

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是什么小说鹿宝儿秦北也全本免费阅读

《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小说介绍

《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中的鹿宝儿秦北也直是圈粉无数,特别是最后的反转看的人意犹未尽,有些舍不得的感觉,下面是现代言情小说《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的内容:“你心不诚,恕我无能为力。”鹿宝儿言辞凿凿,下一秒,话锋一转道:“当然,看在你带我去见秦北也的份上,我给你指点一二……

《神算萌妻:她马甲飒爆了》小说试读

做完这些,鹿宝儿下楼去。

在楼梯口碰到了老太太,礼貌地低头打招呼,“奶奶,我要出门去了。”

“好,好好!让北也陪你一起,我在家和保姆一起煮点儿好吃的,等你们回来。”老太太今天高兴地红光满面。

鹿宝儿微微一笑道:“秦先生有事去忙了,让司机带我去就行。”

老太太薄唇动了动,没多说,立即把司机找来。

司机得了命令,载着鹿宝儿出门了。

汽车刚出秦家大门,鹿宝儿看向司机,“麻烦你带我去卖古董的地方,我有些东西想要转手出卖。”

司机点头微笑道:“好。”

老太太对她格外照顾,他也不敢丝毫怠慢。

古宝斋有各个朝代的古玩字画,出卖古董,也收购古董。

司机选了这家最出名的店,带着鹿宝儿进去。

古宝斋装修的古香古色,里面摆满各种古玩字画,一股浓厚的神秘气息扑面而来。

一般人都不敢进来,所以店里此刻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秦北也的司机来了,上前笑呵呵道:“秦先生让你来可是需要什么东西?”

司机转身面对鹿宝儿道:“是这位鹿姑娘有事,秦先生最近忙着没空。”

鹿宝儿冲着老板微微点头,温声细语道:“我手中有几个物件想要脱手。”

老板把人请进接待贵客的里屋,见她穿着普通,并未露出不屑之色,相反比对任何人都要恭敬。

毕竟是秦北也的司机带来的人,他也怠慢不起。

“这位姑娘,有什么好东西出手?”

鹿宝儿大方地从包里掏出三样东西。

一个巴掌大的青铜麒麟兽,一沓印有1951的连号纸币,一个黑不溜秋的首饰盒,但上面镶嵌着红蓝绿黑宝石各四颗。

老板扫了一眼东西,眼眸一缩,立即满脸认真地拿出白手套戴上。

他先拿起黑色的首饰盒看了眼,随后拿在鼻尖上闻了闻,再用灯光照着,细细地观察。

片刻后,他紧张地抬头看了鹿宝儿一眼,之后轻轻地放下盒子,态度比之前更加恭敬无数倍道:“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我姓鹿。”鹿宝儿温声道。

老板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鹿姑娘先坐下喝杯茶,我去请专家过来。”

她在茶几前坐下,这时候一个穿着素白复古长裙的女人出来,给她泡茶。

*

连云港外滩的公路上,秦北也傲然屹立,面前站着一排黑衣人,各个身材高大,龙精虎猛。

“老大,我用性命担保,这批货物肯定能准时送到。”黑狼一双黝黑的眼睛凶悍无比,左脸一条刀疤显得整个人更加可怕。

秦北也点点头,海风吹过,声音透着几分暗哑,“活着回来。”

简单一句话,各位都低下头,红着眼睛离开。

夕阳如血,染红了男人冷硬的鬓角。

“嘀嘀嘀……”电话在兜里一直响个不停。

秦北也掏出来接听。

老太太略微严肃的声音传来,“北也,宝儿刚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你若是有空多陪陪她。奶奶知道你对这婚事有意见,但你不能对宝儿有意见。我们那个时候,结婚前连对方面都没见着,这婚后生活不是一样很幸福?”

秦北也抿着薄唇,语气透着无奈,“奶奶”

“我告诉你,若是你没把宝儿照顾好,让她寒了心,有了离开你的打算,这辈子你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女孩。”老太太声音犀利,说这话的时候,手都在颤抖,“我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关系到多少人性命,我要你护她,就像是保护奶奶一样。”

夕阳彻底坠落,天边红的像是大火燃烧了云朵。

秦北也放下电话,打给司机。

*

鹿宝儿等了一个小时,专家才匆匆赶来。

来的专家是个光头的老者,他步履匆匆,因为天热满头大汗。进门后经老板介绍,和鹿宝儿打了声招呼,才去鉴宝。

老者反复看了半个小时,始终眉头紧锁,和老板商量了几声,又去打电话了。

鹿宝儿全程坐着,耐心等待。

司机都感觉有点儿不耐烦了,他站起身,眼尖地看到门口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秦北也进门前,把烟头按灭,丢在旁边的垃圾桶。

老板眼尖看到他,立即上前,垂着脑袋,恭敬地弯下腰,“秦少,您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快里面请。”

秦北也朝他冷漠地点了下头,径直往鹿宝儿走去。

鹿宝儿站起身,冲着他点头,等秦北也坐下后,她才在身边坐下。

这时候,古宝斋又来了三位专家。

经过一番坚定。

老板抹着额头上不知何时冒出的冷汗,对鹿宝儿道:“鹿姑娘,可否赏光晚上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等会儿还有事,如果这些东西你们能吃下,把钱给我,我就要回去了。”鹿宝儿直接婉拒。

老板讪笑一声,不是他想结交她,而是京城四位顶级鉴宝专家中的刘先生想要邀请她共进晚餐。

她竟然眼都不眨地拒绝了。

“东西刚才鉴定过了,都是好东西,且价值不菲。除了一百张1951的第一套钱币,剩下的我们一下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可否等明天,我们上门付款?”

“可以。”鹿宝儿眉眼清秀,声音温暖如春,这种姑娘尽管年龄小,可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气度,很难让人不喜欢。

秦北也双手交叠,斜靠在雕花木椅上,眯着一双邪肆的眸子。纵然一句话没说,在场众人,谁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老板匆匆转身和四位专家谈话。

不一会儿,老板领着一个膀大腰圆的老者过来,介绍道:“鹿小姐,跟您介绍一下,这是刘先生。”

鹿宝儿站起身,礼貌道:“刘先生好。”

刘志国打量了鹿宝儿一眼,目光落在她脖子上用麻绳缀着的水晶吊坠上,水晶吊坠像是一只人眼,若是聚精会神的观看,会让人产生眩晕感。

就这一眼,刘志国连忙低头,恭恭敬敬道:“鹿小姐,您可是徐文秀的后人。”

“徐文秀是我外婆。”鹿宝儿实话实说。

古宝斋老板见刘志国对鹿宝儿如此客气,不由地感到震惊。

刘志国妻子是书香门第出身,他在鉴宝行业里赫赫有名,两人算不上名人,却是京城的显贵家庭,对人极其傲慢,从来不会对谁恭恭敬敬。

就是这样的人,竟然对鹿宝儿这个乡下来的小丫头称呼“您”

他还未惊讶结束,就见刘志国“噗通”一声跪下,道:“鹿姑娘,刘某有一事相求,只要您答应,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说。”鹿宝儿轻轻弯腰,把刘志国虚扶起来。

刘志国抬眸偷看鹿宝儿一眼,面露难色道:“见您这气质,肯定是得了外婆的真传,我想让你给我算上一算。”

“算什么?”鹿宝儿面色平静。

“寿命!”

这话一出,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寿命还能算?

让一个小丫头算?

古宝斋老板半信半疑,转身去将一百张连号钱币算成钱,且把另外两件,用锦盒收好。

刘志国这一跪,把同伴剩下三位老者也吸引来了。

众人都好奇地望着才年仅十八岁的小丫头,有的皱眉,有得摇头,有的觉得好玩儿,看热闹。

秦北也视线落在几人身上,也不言不语,似是在欣赏一部戏曲,眼神中透着几分轻慢。

鹿宝儿端坐着,悠闲静谧,仿佛有她在,其他人都不该大声喧哗。

事实上,她身边围了些许人,也的确寂静的鸦雀无声。

“算寿命,乃是有违天道,泄露天机,是会遭受天谴。”鹿宝儿声音慢悠悠,想要委婉拒绝。

刘志国却急忙道:“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任何代价?”鹿宝儿抿了下唇,面露为难。

“是”刘志国回答斩钉截铁。

鹿宝儿垂眸,思虑片刻。

刘志国继续道:“鹿姑娘,不管算到的结果如何,我都会坦然接受。”

鹿宝儿叹了口气,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给你算上一算。”

做完这些,鹿宝儿下楼去。在楼梯口碰到了老太太,礼貌地低头打招呼,“奶奶,我要出门去了。”“好,好好!让北也陪你一起,我在家和保姆一起煮点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