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制冰机 连载中

人间制冰机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六月轻雨 主角:姜悠傅君行

人间制冰机免费阅读全文,主角姜悠傅君行小说

《人间制冰机》小说介绍

以姜悠傅君行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人间制冰机》,该书作者是六月轻雨创作,书中主要讲述的内容有:秦川和洛云凡出去之后,就剩下姜悠和傅君行两人。姜悠哭的满脸是泪的上前:“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

《人间制冰机》小说试读

第20章

唐温红唇上扬,嘴角含着对姜悠的嘲笑。

姜悠脸色僵了僵,尽显尴尬。

朋友可谓是真朋友,上一世因为她和傅成泽搅在一起,身边的朋友都远离她,觉得她道德出问题。

刚才在电话里,要不是说她要还击今日有关傅成泽的报道,唐温大概还不会见她。

身边所有人都看清了,而她......

“先进去吧!”

带着唐温进到里面。

将安装了内存的手提电脑放在唐温面前,唐温看着视频里姜悠暴打傅成泽,笑了:“他怎么惹你的?”

之前为傅成泽要死要活的,说什么都要和傅君行离婚,现在竟走到大打出手的地步?

姜悠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没回答,直接问:“这报道今天能出吗?”

“这么急?”

姜悠点头:“着急!”

要不是着急的话,她不会联系唐温。

唐温的文笔,在业界是出了名的犀利,她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能让人不由得信服。

傅奶奶八十大寿在即,她不想这件事影响了傅君行和她们的关系。

傅成泽想拖她下水?

那她......就让他失去整个傅家。

唐温语气有些揶揄:“自然是能出的,不过你打算出一篇什么样的报道?就干巴巴的你玩腻了,甩了他?”

姜悠闻言,嘴角都止不住抽了抽。

姐妹确定不是要坑她?

“那什么?我们围绕的点可不是这样的。”

说着,姜悠又从电脑里翻出另一段监控。

刚才给唐温打了电话之后,她就做了足够的准备。

是姜雪阳生日宴的那天,她和傅成泽进入房间的片段,进去之前,姜雪阳还警惕的探头出来看了看走廊。

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要偷情的样子!

“所以,你这是在报复傅成泽甩了你?”

姜悠:“......”

唐温眼底的嘲笑,盖都盖不住!

姜悠知道,以前周围的朋友说两个人,是她最接受不了的,一个傅成泽,一个姜雪阳。

在她心里似乎就认定了,这两人是天下对她最好的。

现在让第一反驳自己的唐温看到,着实有点打脸,“不是报复,就写他是为了搞垮傅君行接近我,并勾引我!”

“反目成仇,脏水泼他身上去?悠悠,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还挺渣!?”

姜悠气的脸都绿了。

这女人,就不能不损她吗?

气鼓鼓道:“这报道你今天到底能不能出?”

“出出出,小美人别生气了,不过你这渣,我喜欢!”

姜悠:“......”

这唐温!

见她气的说不出话的样子,唐温笑着拔下她电脑的内存起身,“两个小时后,等着看。”

说完,唐温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

姜悠的手机从刚才就一直响个不停,拿起来看了看,是姜俊良打来的,不用想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接起:“喂。”

“你到底怎么回事?”

即便隔着电波,姜悠也听出他隐忍咬牙的怒火。

姜悠讽刺道:“没想到姜董现在还有心来管我的闲事。”

一句姜董,那么陌生,她在时刻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姜俊良气的心口起伏。

那火气,恨不得冲过电波把姜悠烧成灰。

“姜悠,傅六爷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你竟敢和泽少勾在一起!我当初就不该答应让你嫁给他。”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父亲说出来的话。

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没有问半句解释,帽子直接就扣在了她头上。

姜悠危险的眯了眯眼,冷笑一声:“这事儿,你做的了主吗?”

如果他姜俊良真的做的了主,那么嫁给傅君行的人,还真不会是她姜悠,现在这装什么本事。

“你,你个混账东西!”

姜俊良没想到她会直接怼,气的怒火中烧。

心里对姜悠的厌恶,也更浓了几分。

姜悠自然也不再奢望他们喜欢自己,“我和傅成泽有没有勾在一起,这不是你该关心的。”

“不过姜雪阳若和傅成泽有一腿,你这老脸可就没地方洗了。”

说完,姜悠直接挂了电话。

空气,安静下来,然而她的世界却久久不能平静。

人都说,不管遇到什么事儿,家和亲人永远是自己的避风港湾,可她,从来没有。

甚至从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他们亲手抛弃了。

......

此刻的姜家,乌云笼罩。

刚才姜悠在电话里的那些话,陈樱都听清楚了,气怒道:“她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姜俊良血液不断冲上脑门,现在根本说不出话。

他和陈樱都认为,这几天傅君行针对姜家,就是因为姜悠背叛他勾引傅成泽,傅君行因此把怒气全发泄在了他们身上。

姜雪阳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姜俊良脸色铁青的在大厅里来回独步,陈樱也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

“爸爸妈妈,出什么事儿了吗?”

陈樱和姜俊良听到姜雪阳的声音,面上的阴郁瞬间散去不少。

姜雪阳来到陈樱身边,陈樱拉着她坐下,叹息道:“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不操心了。”

想到姜悠,陈樱就觉得糟心。

在肚子里开始就是个不安分的,现在还给姜家带来了这样的灾难。

姜雪阳一听又是因为姜悠的事,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但面上依旧温婉柔和:“好了妈妈,悠悠喜欢成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放心吧,她心里有数的。”

“她要是有数,也不会把姜家害成这样。”

不说姜悠心里有数还好。

说起这姜俊良就想到这两天,所有银行都拒绝放贷给他们,这完全是要将他们往绝路上逼。

这全是姜悠惹的祸。

“爸爸,悠悠喜欢成泽,她是怎么嫁给君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不能怪悠悠。”

姜雪阳一幅为姜悠说好话的样子。

姜俊良在气头上,“不管怎么嫁进傅家的,她现在都是傅六爷的妻子,怎么能和侄子勾在一起?”

越说,姜俊良就越是生气。

六爷到底是怎么看上姜悠的?若看上的是自己这一个女儿,他也不至于这么难。

姜雪阳一脸欲言又止,很想为姜悠说好话的样子。

陈樱心疼的拍了拍她的手:“好了,你也不要再为她说好话,要不是你,我们根本不会让她回到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