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连载中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陆晚 主角:顾白芷谢砚青

顾白芷谢砚青(原文完整)《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无弹窗免费阅读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是由作者“陆晚”精心打造的,书中的关键角色是顾白芷谢砚青,详情介绍:李三倒在了地上,脑袋在落地的瞬间,碎成了几块。谢砚青收回手,双眸带着痛悔,走向没有动静……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小说试读

第一十七章剖开心口上药

这个法子,竟然是要她剖开谢苒的心口上药!

里面用到的药材,虽然诡异,但不算难得。

可是只有当心脏暴露出来,将秘法里提到的东西制作而成的药液,直接涂抹在人心之上,心脏才会吸收药力,修复不足。

她跟在祖父身边,也听他讲过一些病例。

在战场之上,时常有开膛剖肚救人的时候,她知道人-体被暂时剖开不会那么快速的死亡。

用上药物麻痹,时间还可以延长。

可那些都是些壮年的士兵,谢苒这样娇弱,本就先天不足。

落水之后没有及时救治,一直昏迷不醒,已经伤了心肺和头脑。

没有当晚死亡,已经是顾白芷医术高超。

这要是给她开胸,怕是还没等用药,就会支撑不住而死。

更别说,开胸之后,如何才能让谢苒愈合的问题了。

像是知道顾白芷在想什么。

河里的银色小鱼,突然吐出一个泡泡,里面包裹了湖水,飘到了顾白芷手里。

下一秒,顾白芷恢复了意识,自己回到房间里。

而她的手上,依然还带着那个小小的泡泡。

那怎么也带不出来的湖水,竟然跟着一起出来了。

顾白芷神情一惊,连忙从屋里翻出一个瓶子,将这些湖水装了进去。

湖水一碰到瓶子,泡泡就裂开,轻松的装好了。

见识过那湖水愈合血肉的能力,最紧要的问题可以说是解决了。

但顾白芷心里没有放下警惕,反而露出了苦笑。

按照秘法所说,开胸之后,谢苒会完全失去心跳,呼吸。

涂抹药液后,需要有半个时辰的吸收时间,才会开始愈合伤口。

这就意味着,这半个时辰,谢苒都会处在一种假死状态。

要是谢砚青发现自己这样做了,绝对会把她大卸八块吧。

想到男人可能对自己施展的手段,顾白芷忍不住心下恐惧。

不行......她,她不能用这个法子救治谢苒。

那根本是不要命了。

将瓶子收好,此时都快午夜。

她思绪混乱,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大半夜才睡着。

梦里一直都是谢砚青追杀自己的场景。

第二天清晨,顾白芷顶着黑眼圈起床。

心里还在想那件事情。

不救,按照现在和谢砚青缓和的关系,她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可谢苒定然活不成。

可要是救了,自己却是陷入极大的危险。

毕竟这样可怕的法子,没有人会相信的!

她拿不定主意。

“咄咄。”

谢砚青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谢渺也跟着他,手里还拿着早饭。

他自然的蹲在顾白芷面前:“换药。”

顾白芷一愣,不自在的伸手去拿药道:“我自己来吧,我的伤口已经不是很痛......”

“坐好。”谢砚青命令道。

男人的气势太强,顾白芷身体不由自主的听从。

她手上缠好的布条被解开,谢砚青又如同在昨日那样,半跪着为她上药。

谢渺还乖觉的给顾白芷拧了擦脸的帕子来,递给她:“你擦完了放着,我会收拾的。”

然后轻轻的走出去带上房门。

这待遇好的让顾白芷心虚。

谢渺和谢砚青,一个是心狠手辣的开国暴君,一个是杀人如麻的恶鬼将军。

这两个前世被世人传说堪比妖魔的两个人,在顾白芷面前,竟然如此的真诚和知恩图报。

即便是原主伤害了谢苒,但是在顾白芷作出改变和付出之后。

他们也愿意付出善意。

顾白芷越发羞愧。

她现在明明有治疗谢苒的方法,可是却害怕谢砚青会误会自己,害了她的性命而犹豫不决。

顾白芷深吸一口气问道:“谢砚青,如果有一个救谢苒的法子,但是代价很大,甚至可能付出生命,你会救吗?”

“会。”

谢砚青根本没有犹豫。

他微微抬头,望向顾白芷的深沉黑眸里是极致的坚定和执着。

为了谢苒,他绝不会退缩。

谢砚青的这份执着,也感染了顾白芷。

医者仁心,如果因为害怕见死不救,本就违背了一个医者的本心。

更何况,这几天的相处,顾白芷知道谢砚青并不是一个鲁莽的人。

如果她先救了谢苒,再告诉谢砚青事实,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想到这些顾白芷,心神清明,下定了决心。

她要救谢苒!

顾白芷握住了谢砚青的手郑重道:“我有一个法子,可以救谢苒。”

谢砚青瞳孔巨震,脸上冷静到漠然的表情头一次出现了变化。

“如何救!”

顾白芷念出了那神秘空间告知秘法需要的药材。

“......半夏,陈皮,还有黑狗血,羊皮等物,辅以秘法熬药,做成药膏,五日之内,再用活锦鸡的血入药,熬制成一帖回生膏,谢苒的病就能痊愈。”

锦鸡是清河镇特有的一种物产,但是几十年来被人捕杀几乎殆尽。

最近几年,几乎绝迹了。

五日之内找到活的锦鸡几乎是不可能的,跟别提其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药材了。

顾白芷说出这些药材清单,心里都担心谢砚青到底会不会相信。

但谢砚青没有迟疑,直接道:“好,五日之内,这些东西我一定找到。”

顾白芷眸光波动:“你真的相信我?”

“我信你。”

谢砚青微微勾唇,眸深如墨,就这样注视着顾白芷。

那一双眼,深深的印刻在顾白芷心中。

让她心尖猛地发颤。

顾白芷陡然生出一种勇气来。

谢砚青,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五日的第一天,谢砚青就将顾白芷要求的除了锦鸡之外的药材都找来了。

速度快的令人咋舌。

顾白芷都不知道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谢砚青到底是施展何种手段找到的。

但顾白芷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实际上,她给谢砚青的药材单,都是假的。

只不过是她支开谢砚青的一种谎言。

要是谢砚青在家,她根本就无法做准备了。

这秘法要求的药材很简单。

最重要的就是顾白芷的血液和那湖水。

这几日,顾白芷都是在偷偷用空间里的千年人参调理谢苒的身体。

谢苒的身体元气越足,她被开胸的痛苦就越少。

在空间里再次拿着买来的各种家禽,甚至猪仔练习了开胸之后,顾白芷退出空间。

此时,天光还未亮。

“扣扣。”

顾白芷房门敲响,谢砚青给顾白芷送来了早饭。

见他一身短打,眼下青黑,顾白芷忍不住道:“你这几天都早出晚归的,今日要不晚些出去,再休息一会儿。”

谢砚青摇头:“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一定会找到锦鸡的。”

他看了顾白芷略带憔悴的脸色和瘦了一大圈的脸庞,不禁道:“这几日,苒儿恢复的不错,多谢。”

“不用......我该做的。”

顾白芷听着谢砚青道谢,都头皮发麻。

今天等谢砚青出去,她就要给谢苒开胸了,也不知道到时候谢砚青看见了,还能不能听她解释。

不行,别想那么多,她要相信谢砚青,正如谢砚青信任她一样。

目送谢砚青离开,顾白芷深吸一口气,进入空间,开始了准备。

她一进去,就猛然跳进了神秘湖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