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连载中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陆晚 主角:顾白芷谢砚青

顾白芷谢砚青结局是什么 顾白芷谢砚青免费阅读全文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小说介绍

连载中小说《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主角[角色]在章节中的设定非常感人,作者陆晚在章节设计中花了不少心思,就为读者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讲的是:她抬头一看,一眼就瞅见灶房门口的张氏,还有她脚边那泼了一地的泔水。周氏的吊梢眼立刻竖起……

《休妻前,权臣相公狠狠亲了我》小说试读

第一十八章我要杀了你!

秘法里,药液只需要两个东西。

其一就是顾白芷的血。

但这血,不是普普通通得来的。

顾白芷在用血之前,需要用灵湖水洗涤身体。

灵湖水有剔除杂质,修复人=体的神效。

但是谢苒的心脏不足,不能直接使用,需要一个缓和的过程。

这个过程,就是顾白芷来充当。

她跳入湖中,四面八方的水骤然挤了过来。

相比于只是舀起一点灵湖水洗涤伤口的舒适不同,全部浸入湖水时。

顾白芷感受到的不是窒息感,而是一种可怕的挤压力道。

她的身体好像正在一个石磨之中,被撕=扯被碾碎。

事实上,灵湖水确实在挤压她。

原本柔和的水流,好像活了一样,化作尖刺,扎进顾白芷的皮肤每一处空隙。

进入血液,进入五脏六腑,将人-体里的杂质驱逐。

这个过程是无比痛苦的。

如同万千根细针,同时在身体里翻搅,身体被一寸寸的戳穿,愈合,又戳穿,又愈合。

重复许多次,顾白芷的皮肤和身体里的杂质渐渐被剥离。

鲜血逐渐染红了湖水,红色的血液里又蔓延着灰黑色的物质。

太痛苦了,顾白芷很想晕过去,但偏偏身体似乎越发兴奋,完全不会晕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原本白中带点黄的肌肤更加透亮,逐渐变得像是上好羊脂玉一样。

如果此时顾白芷去照镜子,会发现自己的脸孔精致了许多。

顾白芷被湖水送到岸上。

她缓缓睁眼,感觉自己连日来的辛劳一扫而空,状态好到极致。

顾白芷立刻退出了空间。

飞快拿起刀,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刀,挤出了一碗血。

只有才被灵湖水洗涤身体之后的一刻钟内,血液才有效果。

那血也十分奇特,不像是人那种鲜红的液体。

反而像是带着红色的胶质,黏稠至极。

而顾白芷挤压血液的动作停止后,那伤口竟然缓缓愈合了。

这也是灵湖水的洗身的效果之一,同样,也会在一刻钟之后消失。

顾白芷深吸一口气,拿出银针,解开谢苒的衣服,开始行针。

银针很快便插满了谢苒全身,她的头,还有脖颈,都遍布寒光闪闪的针。

外人看来甚至十分可怕。

在顾白芷将最后一根针插=入百会穴时,谢苒停止了呼吸。

龟息成功了!

接下来就是开膛,涂上她的血液。

“好......最后一步了。”

房门早就关上,顾白芷镇定了心神,拿起一把尖锐的剔骨刀,开始对着谢苒下刀。

而横脉山深处,谢砚青终于找到了锦鸡的踪迹。

此刻,他完全没有往日沉静儒雅的书生形象。

灰色短打沾满了泥土,头发微微散乱,一缕发丝带着汗水贴在他锋利的下颌上。

那双浓黑如墨的眸子,如鹰隼一样紧紧盯着锦鸡的动作。

锦鸡还完全没有察觉暗处的猎人,吃着从天而降的小米,渐渐的走入谢砚青的陷阱。

在锦鸡走入陷阱范围的瞬间,谢砚青猛然暴起,动作快的出现残影。

一把抓住了锦鸡,同时陷阱里的绳索也套住了锦鸡的脚。

无论如何,谢砚青都不会让它逃脱。

锦鸡在谢砚青手里不住挣扎,被谢砚青捆了嘴巴和脚扔进了背篓。

处置好锦鸡,谢砚青脸上才露出一丝浅淡的笑意。

现在就是回去,将这个畜生交给顾白芷,药材便凑齐了。

谢砚青归心似箭,飞快的下山,身上被树枝剐蹭了好些伤口,他也没有在意。

突然,眼前一从粉白交加,十分富丽的花朵引起了谢砚青的注意。

牡丹?

这寒冬之时,竟然会有这种花。

看到花的瞬间,谢砚青却是想到了顾白芷。

他以前也听过别人说,和一些话本,都说女人爱花,牡丹更是花中王者。

这几日,实在让她辛苦,要不将这牡丹送给她?

谢砚青微微一迟疑,还是走了过去,拿出锄头,将那一丛牡丹带着泥土挖了出来。

挖好之后,他回去的速度更快了。

进山花了快一天才找到锦鸡,回去却不过半个时辰。

当谢砚青踏着夕阳,看到谢家的院子时,沉稳冷静如他,也不由得心情起伏。

苒儿,终于可以有救了。

虽然顾白芷说的不用和离。

但谢砚青已经打定了主意,苒儿这劫难度过之后,还是给一封休书。

让顾白芷离开最好。

她这个人之前苛带两个孩子,虽然现在有了改变,也是古怪的很。

对于这种改变,谢砚青实在不够放心。

没惊动任何人,他快速的穿过院子,来到谢苒的房间外。

房门紧闭。

谢砚青也不奇怪,顾白芷给苒儿治疗时,一向是关着门的。

除了开始几天,谢砚青还不放心,需要看着。

后来苒儿一天天气色好转,谢砚青已经习惯了。

“顾白芷,我找到锦鸡了!”

谢砚青低沉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喜悦传了过来。

屋里,上完药,正在给谢苒心脏做最后检查的顾白芷猛然一抖。

下一秒,关上的房门被推开。

男人欣喜的神情在看清房间里的一切时,骤然凝固。

血,全是血。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整个房间,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

谢砚青眼前,顾白芷站在谢苒山旁边,满手鲜红。

谢苒那瘦弱的身体上插满了细针,下面是被血染成深黑色的床铺。

而她小小的,苍白的胸膛上,被打开了一个大洞,可以清晰的看见那丝毫没有跳动的心脏。

一团血糊糊的液体,怪异的涂在她的心脏上。

谢砚青的脸上血色骤然褪尽,墨色的瞳孔在那瞬间染上了血色。

苒儿,苒儿死了!

她被顾白芷开膛,生生的害死了!

男人手死死的攥紧,手里拿着的牡丹花顿时碎成了一团浆液。

谢砚青看向顾白芷,眼神冰寒冷漠,如同在看着一坨死物。

“顾白芷,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