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在八方 已完结

志在八方

分类:官场职场 作者:不否 主角:石柱俞凤琴

石柱俞凤琴《志在八方》全章节免费阅读

《志在八方》小说介绍

志在八方小说剧情读起来真实有逻辑,人物形象很立体,非常耳目一新。小说精彩节选张悦也有些恍惚了,感觉自己像是大海上的帆船,被海浪不停的拍打着。石鹏更是仿佛忘记了时间,仿佛不知疲倦……天亮……

《志在八方》小说试读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卞世龙和习明辉等人的身上时,没有人注意到石鹏,他的动作又很隐蔽,举起来马上又拿了下去,没有任何人发现。

卞世龙稳了稳心神,反问道:“发展重工业就真的好吗?”

习明辉不假思索道:“当然好。至于怎么个好法,还是由王县长来说吧。”

王建德说道:“我总结有四点好处。第一点,需求多。改革以来,国家这十年建房建厂,造汽车造轮船。这么大的需求,意味着发展空间大,值得我们做。

第二点,见效快。远的不说,就拿我们相邻的大丰县举例,他们建立钢铁厂,做重工业,不过三四年就被高书记点名表扬过,你们难道不想也变成这样吗?!

第三点,增加就业岗位。咱们县四十万人口,其中务农的高达三十五万,人均耕地不足一亩半,劳动力溢出。人多了没事干,经常发生寻衅滋事的案件。而一旦上了重工业项目,他们都会变得忙碌起来,活得也更加充实。

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发展重工业太可惜了。”

说着,王建德从会议桌上拿起一沓资料:“前一段我请省科学院勘探所的人在县里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勘探,这是勘探报告。”

他把资料递给政务班主任何巨说道:“给大家发一下。”

王建德看着何巨行动,接着说道:“报告显示,伏虎山下蕴藏着大量的煤矿资源,不开发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你们想想,这么一座金山,我们守着却不去挖金子,不是太可惜了吗。”

卞世龙翻了翻勘探报告,肚子里的火气又一股一股的往上拱。

王建德看了卞世龙一眼,说道:“当然,有好处就会有坏处。比如说对环境的污染。但我认为这是可以控制的,毕竟生态环境再好又有什么用呢?总不能让百姓吃空气,喝西北风吧。”

王建德跟卞世龙想得完全不一样,他只看当下,不看将来。

他觉得只要当下做出成绩,得到上级的认可,这就够了。

至于将来怎么样就跟他没关系了,到时他早就不在伏虎县工作了,伏虎县的好与坏对他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王县长不仅说出了发展重工业的种种好处,还说出了一个立竿见影的好项目,并且可以随时上马。”习明辉看着卞世龙问道:“卞书记,你说要发展轻工业,你有可以随时上马的项目吗?”

卞世龙朝石鹏那边看了看,石鹏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收回视线,低头不语。

习明辉扫视了一眼整个会议室说道:“到底是发展重工业好,还是发展轻工业好,我想大家心里应该也都有个数了。都说说吧。”

这话落下,不少人都站起来支持王建德。

会场上一下子呈现了一边倒的局面,只要发言的,基本都是支持王建德和习明辉发展重工业的。不发言的则各有各的想法,有的是不想得罪人,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面对这种局面,常务副书记吴一利看不下去了,他开口说道:“到底是不是要发展重工业,开采煤矿,我看还需要做近一步的论证,因为说的再好,也是纸上谈兵罢了。”

吴一利在这个时候站起来发言并不奇怪,他这个人不势利,当初卞世龙不得志的时候,两人关系就相处的不错。

现在看到所有人都支持王建德,他觉要是再不说两句,卞世龙就太没面子了。

他话音未落,组织部部长孔令翔说道:“我赞同吴书记的观点,凡事都不能太盲目乐观了,尤其是事关全县的发展,还是应该小心谨慎一些。鼠目寸光要不得,还是要做长远打算。”

上次因为张悦的事情搞得里外不是人以后,孔令翔后面就彻底与王建德划清了界限,站到了卞世龙一边。

他知道许多人都更好看王建德,觉得人家上面有人,干一把手是迟早的事情。但他却看不上王建德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还有那个习明辉,在他眼里就是个狗腿子,只会挑拨事端,惹人生厌。

听着他们说话,底下的石鹏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用手中的笔,悄悄朝坐在自己前面的张悦腰上捅了一下。

从那晚过后,两人见面就不怎么说话了,不过这种情况下,石鹏希望张悦能帮下卞世龙。

张悦感觉到了,她回头一看,发现石鹏朝卞世龙那边瞥了一眼,当即心里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她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认为做近一步的论证是有必要的。不能别人干什么,我们就一定也要干什么。因为很多事情在别的地方行得通,未必在伏虎县就行得通。”

吴一利和孔令翔的发言,王建德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张悦的发言他很在意,听到她向着卞世龙说话,心想难道她已经站到了卞世龙那边?

王建德不敢确认,但他觉得这是一个信号,必须得抓紧时间拉近与张悦的关系才行!

卞世龙听到有三个人向着他说话,多少松了一口气,否则他就彻底颜面扫地了。

“明年是否要大力发展重工业,我认为还有待商榷,今天是定不下来的,还是等过了元旦以后再议吧。”卞世龙说完就走了,石鹏起身紧随其后。

回到办公室,卞世龙大发雷霆,把茶几上的几个玻璃杯摔了个粉碎。

石鹏站在一边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卞世龙。

他能理解卞世龙此刻的心情,如果换成是他,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王建德先在常委会上假装同意发展轻工业,迷惑卞世龙,让卞世龙放松警惕。

之后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借习明辉之口提出发展重工业,并说出让人足以信服的理由,又拿出权威的勘探报告,如此一来,既让卞世龙在全县的领导干部面前丢了人,他又好好的表现了一把。

不得不承认,这步棋走得够高明,也够阴损!

看到卞世龙发泄完,气消了不少,石鹏开口说道:“今天的事说到底还是赖我们自己。”

卞世龙费解:“赖我们自己?难道我们要发展轻工业是错误的?王建德两面三刀是对的?”

石鹏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太轻敌了,对他的重视程度不够,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听他的去开采煤矿?”

石鹏沉思片刻,说道:“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反将一军!”

“什么意思?”